賬號
密碼
注冊賬號需要審核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育曝光臺

“愛心支教”背后的生意經

編輯:中國教育品牌網  發布時間:2017-7-28 16:21:29 

“陜西愛心支教聯盟”宣傳品

第一次參加愛心支教,張娜覺得自己“像挨了一記耳光”。

張娜是西安一所大學本科二年級學生,就讀英語翻譯專業的她想在假期去基層支教。暑假放假前兩個月,通過一個“陜西愛心支教聯盟”的面試后,她有了支教的機會。

7月5日,作為陜西省漢中市南鄭縣紅廟鎮愛心支教點的負責人,張娜和同伴來到了支教點,按照“陜西愛心支教聯盟”的統一安排,開始先期的支教點學生招生工作,可沒進行幾天,張娜就覺得“越來越不對勁兒”。張娜發現,雖然自己參加的是愛心支教,卻要向學生收取課時費,更像商業性的教育培訓。

7月10日,她將已收取的費用退給學生家長后,和小組成員一起離開了支教點,匆匆結束了這次離奇的愛心支教。

據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了解,今年暑假,“陜西愛心支教聯盟”組織了面向陜西農村的150個支教點,包括張娜在內的一批大學生作為愛心支教者被選入支教團隊。

能掙錢還能拿到社會實踐證明的“愛心支教”

放暑假前,張娜和同學很早就開始籌劃假期生活。有些同學要外出旅游,有些想找個單位去實習,在城市長大的張娜則想著去一趟農村,“做一回愛心志愿服務”。她開始了解愛心志愿服務的相關信息,經同學介紹,聽說了一個“陜西愛心支教聯盟”,該“聯盟”專門組織大學生開展愛心支教。

“班上有同學參加過這個‘聯盟’的活動,都說不錯”,于是,張娜開始留意聯盟的活動信息。不久,“陜西愛心支教聯盟”就來到了張娜所在的大學,開展暑期愛心支教大學生招募宣講。張娜在這次宣教中得知,該“聯盟”已連續8年組織開展愛心支教活動,在陜西全省有上百個支教點,參加支教可以得到一定的補助,同時還可以開具社會實踐證明。既能獻愛心做志愿服務,還能掙點小錢,又有社會實踐證明,張娜覺得活動很好,就報了名。

參加愛心支教有教師和支教點負責人兩種崗位,她選擇了支教點負責人崗位。不久,張娜順利通過“陜西愛心支教聯盟”的面試,后來還參加了兩次“聯盟”組織的培訓。在第一次素質拓展培訓中,張娜發現參加培訓的都是大學生,來自西安各高校,“場面很壯觀”。第二次是有關工作的培訓,張娜作為支教負責人本應參加負責人培訓,可因有事遲到,參加了支教老師組的培訓,“只記得講了何時發書、開課等流程”。

7月5日,剛結束期末考試,按照“陜西愛心支教聯盟”的安排,張娜和同伴來到了漢中市南鄭縣紅廟鎮的愛心支教點。“陜西愛心支教聯盟”要求7月15日正式開課,開課前首先要做招生工作。張娜和同伴一起來到紅廟鎮小學門口,發放宣傳單,向學生和家長介紹將要開展的愛心支教活動。在這個過程中,她發現,“陜西愛心支教聯盟”提供的宣傳單上承諾“所有課程全部免費,只收取一定的課時成本費用,開課之后不再收取任何費用”,同時還明確,為保證教學質量,每個班限招20人,招滿為止。張娜發現,每個報名的學生要交6元/課時的課時費。

“既然是愛心支教,不應該是免費嗎?為何還要面向學生收取費用?”此時,張娜心里也一直犯嘀咕,但已經到了支教點,就想著堅持下去。為了吸引鎮上更多的孩子前來參加支教班,張娜和同伴在做招生宣傳的同時開始了開班前的免費培訓。漸漸地,有人來咨詢、報名,也有人將孩子先送到了前期的免費輔導班。幾天里,紅廟鎮的支教點有5個孩子報了名,另有10多個參加了前期的免費輔導班。

張娜和支教點的同伴全身心地投入到教學中,孩子們很喜歡他們的課,課堂效果很好,也贏得了家長的認可。前來咨詢報名的家長日漸增多,也有家長就課時費和他們討價還價,最后還是按照“陜西愛心支教聯盟”統一規定,按一門課240元的標準報名。能將自己所學的知識和經歷跟農村的孩子分享,張娜覺得很有意思,一天天和學生們熟了起來,“有說有笑,氣氛很好”。

可在此期間,也不斷有各種質疑的聲音傳來。“都說這個機構有問題”,參加愛心支教的學生對“陜西愛心支教聯盟”運作方式的質疑逐漸在微信群里傳開,也引發了張娜的深入思考,“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兒,有點發憷!”。

7月10日,來到紅廟鎮5天后,張娜和同伴退掉了已經報名的5名學生的學費,告知學生家長此次愛心支教不再進行后,匆匆離開了紅廟鎮。在她回到西安后,看到了陜西多名大學生愛心支教被騙的新聞報道,講的正是自己參加的“陜西愛心支教聯盟”。

最近一段時間,張娜還會接到紅廟鎮一些學生家長的電話,詢問支教班還辦不辦,想報名參加,希望他們來帶孩子過暑假。每次看到從漢中打來的電話,張娜都不愿接,可她又覺得于心不忍,都會耐心地解釋,“畢竟這代表著當地老百姓對我們支教老師的信任”。

“愛心支教”背后的生意經

如今,回到家中休息,張娜覺得自己這次愛心支教經歷的一幕幕仿佛就在眼前。 “剛開始他們的條件對大家很有吸引力。”在張娜看來,能去基層鍛煉,還有小錢掙,還可以拿到社會實踐證明,這對大學生很有誘惑。但如今她細細想來,這些誘惑的背后,正潛藏著騙局,而對這些她此前都一無所知。

張娜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當初面試后,“陜西愛心支教聯盟”的人告訴通過面試的學生,參與愛心支教可以得到一定的報酬,就支教點負責人而言,收入和招生人數有關。“總的收入金額除去老師的代課費、住宿費、生活費用以及資料費用等,剩下的乘以百分之幾就是負責人的。”張娜說。

按照“陜西愛心支教聯盟”的這個管理辦法,顯然支教點負責人想要多掙錢,就得想方設法擴大支教點的招生人數。按“陜西愛心支教聯盟”的統一安排,近一個月的愛心支教,各支教點要花10天時間用于招生。在招生環節,除了主動出擊做宣傳,支教班都提前開班,讓有意向的學生和家長先參加培訓后再決定是否報名參加。

“一個學生一門課費用是240元,有些學生會報幾門課。”張娜說,她都會將學生家長交來的報名費通過網絡轉給“陜西愛心支教聯盟”的負責人,按照“陜西愛心支教聯盟”的規定,在培訓中支教點的所有花費先由支教點負責人墊支,結束后再由“陜西愛心支教聯盟”報銷。

這次在南鄭縣紅廟鎮支教點待了5天,張娜共接受了5個學生的報名,有3個人的報名費她已經轉給“陜西愛心支教聯盟”的負責人,另外兩個人的沒來得及轉,她直接退給了學生家長。在支教隊員離開前,她將“陜西愛心支教聯盟”的負責人叫到支教點,讓其退還其他3人的報名費。回到西安后,張娜還對家長進行了回訪,確認報名費已經全部退還。

張娜在支教點的花銷都是自己出的。“吃虧就吃虧吧,不想再和這事有啥關系了!”在她看來,自己算是花錢買了個教訓。“只要把學生家長的錢退了,也就心安了。”她說。

和張娜一樣,來自另一所大學就讀中文專業的大三學生呂薇也參與了此次愛心支教,她作為支教教師被派往安康市旬陽縣的支教點。

呂薇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她也是通過同學了解到“陜西愛心支教聯盟”組織愛心支教活動。今年5月,她報名該“聯盟”暑期支教教師崗位,參加完面試后,“聯盟”和她簽署了一份合同,合同規定他支教期間的工資為1950元,前提是要帶夠5個科目,不然會從工資里面扣除400元。

呂薇7月3日考完試后趕到支教點,而她所在的支教點負責人6月29日就已到達,先期開展招生工作。到正式開班時,該支教點共報名42人,收取報名費2.5萬多元。呂薇負責教小學二到六年級的語文及五年級的英語。

呂薇說,7月11日,關于“陜西愛心支教聯盟”的報道發出來后,支教點的同伴商議,未將報名費上繳聯盟負責人,7月12日以后,支教點中斷了和“陜西愛心支教聯盟”的聯系。后來,旬陽縣教育局下發文件,要對“陜西愛心支教聯盟”相關的教育培訓機構排查。7月22日,扣除每天每個科目10元后,呂薇和同伴將報名費用退還給了學生家長。“扣錢是因為我們都是學生,沒那么多錢交房租。”呂薇說,支教點的房租是3600元,教學打印材料花費1500元,還有水電費、做飯用的電器這些都是由支教教師承擔,這個事公開后,他們和“陜西愛心支教聯盟”的聯系中斷,就從學生的報名費中按已經上課的天數扣了一部分作為花費支出。

即便如此,呂薇還是自己花了600多元,沒有從“陜西愛心支教聯盟”拿到一分錢。“我家離支教點不遠,交通費少一些,有的同學來自陜北榆林,花費更大。”呂薇說。

令呂薇難忘的是,在他們將要離開時,很多家長甚至聯名請求支教點的老師留下來,也有家長說這事結束后單獨請支教老師再回去,出了事由家長負責。“我們全心全意地教,放學還陪孩子們做作業、送回家,這令他們很感動。”呂薇說,在她們離開的時候,很多前來送行的孩子都哭了。

如今,離開了支教點,呂薇開始了新的假期生活。“雖然發生了很多波折,支教也沒能繼續下去,但我也沒有后悔,不管怎樣也學到了一些東西,認識了一些人,雖然結局不那么圓滿,但我覺得事情能夠這樣解決也好。”她說。

教育部門:全面查處

大學生參加“陜西愛心支教聯盟”愛心支教出現問題后,陜西部分高校很快給予了回應。

7月10日,西安石油大學團委通過官方微信發布了“關于禁止我校學生參與陜西愛心聯盟”的聲明。

7月16日,陜西師范大學團委也發出了相似的聲明。

7月17日,團陜西省委官方微博“三秦青年”轉發了陜西師范大學的聲明,并提醒有意參加支教活動的青年在學校團組織處進行咨詢,參加由官方組織的支教團隊,莫讓愛心被利用。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就此事采訪了漢中市教育局,該局職成科科長郝浩亮表示,事發后,教育局第一時間進行安排部署,在全市對所有民辦學校進行了拉網式排查,對無證辦學的教育機構發現一起查處一起,對牽涉中小學生培訓,有安全隱患或者不規范行為等情況,及時向工商、民政等相關部門通報,要求結合各自職能加強管理。

郝浩亮還表示,漢中市教育局對招生簡章和廣告備案出臺了具體管理辦法,加強了監管和查處力度,對已經審批的教育培訓機構要公示,讓老百姓知道哪些是審批過的合法辦學機構。

對于此次愛心支教中出現的問題,郝浩亮說,在教育部門和市場監管部門的監督下,所有收取的費用已經退還家長,對參加該活動的大學生還進行了民辦教育法的普法宣傳。

在漢中市勉縣褒城鎮,鎮團委書記戴玉成參與了對愛心支教點的查處。據他介紹,該鎮暑假的愛心支教點由“陜西愛心支教聯盟”的一個小分隊組建,前期以志愿服務的名義開展教育培訓,相關教育培訓的證照不全,還收取了一定的培訓費,現已全部整改,不再對外招生。“既然是愛心服務,就不能收費,如果是教育培訓,可以按規定收取費用,但必須得有相關資質。”他說。

近日,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和“陜西愛心支教聯盟”取得了聯系,對于為何要以愛心志愿服務的名義開展支教,該“聯盟”一位不愿具名的負責人表示,“陜西愛心支教聯盟”屬于高校大學生自發組織,成立于2009年,最開始組織名稱就叫“陜西愛心支教聯盟”。幾年來,聯盟一直用這個名稱開展活動,今年沿用了這個名稱。“這個名字家長學生都已經耳熟能詳,并非用愛心支教的名義。”他說。

這位負責人表示,之所以要開展面向農村地區的支教活動,是因為當前偏遠農村地區的教育與城市相比一直處于落后狀態,盡管各級政府不斷加大對農村基礎教育的投入,各種社會力量也在源源不斷地提供支持和幫助,解決上學費用、捐建校舍、圖書室、食堂,提供免費午餐,提高教師待遇……但依然沒能解決農村孩子成長中一個重要的問題——村鎮優秀教師緊缺和流失,更不要說孩子放學回家后課業困惑或家校陪伴了。“一個缺少了合格老師的學校,即使再好的硬件投入也無法成就學生美好的未來。”這位負責人說。

該負責人還表示,現在農村的孩子很多父母不在家,“當大量農村勞動力拼命為生存、為城市建設付出的時候,我們有條件(尤其是鄉村出身背景)的人,都有責任去幫助他們的后代建立一個良好的學習成長環境”。

對于愛心支教點為何要收取課時費,該負責人解釋說,收費標準是幾塊錢一課時,主要是根據教學點的房屋租金,座椅黑板設備,宣傳物料制作,支教教師的住宿,用水用電,支教老師的工資,車費的報銷,支教老師的保險等費用制定的,用于這些方面的開支。

該負責人還表示,由于媒體的片面報道,認為他們是騙子后,大部分支教點的大學生支教者紛紛棄點而走,他們收到的部分課時補貼費在當地教育主管部門的監督下已全部退到家長手中,因為辦班導致的房租也跟房東協商完畢,也妥善解決了大學生的返途問題。

“對給選擇我們的中小學生、深信我們的各位家長、參與的大學生帶來的不便與影響深表歉意,對支教活動造成的不良社會影響表示道歉,還請大家給我們改正的機會,也對關心我們的社會伙伴表示感謝。”該負責人說。(文中張娜、呂薇為化名 記者馬富春 2017年07月28日 08 版)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編:鄭而進(實習生)、申寧)
相關文章:
新版跑狗高清玄机图,生财有道彩色印刷图库8277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