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注冊賬號需要審核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育曝光臺

3歲接受面試培訓,學前掌握3000漢字——幼升小果真需要如此“銜接”?

編輯:中國教育品牌網  發布時間:2018-8-9 8:25:27 

  語文、數學、英語、面試技巧、儀容口才……本應恣意奔跑嬉戲的年齡,許多孩子卻被家長塞進教室接受“幼小銜接”培訓。

  瘋狂的培訓

  在上海一家專為應試民辦小學招生而開設的“幼升小精英培訓班”,孩子們拿著平板電腦做題,并模擬升學面試一般回答老師的問題。在這個培訓班里,最小的孩子僅有2歲半。

  當記者以家長身份咨詢中班孩子的幼升小課程時,一位姓楊的老師反問孩子此前有沒有上過拼音、英語培訓班。記者回答說“沒有”后,這位老師反復強調,必須抓緊了,時間不多了,“因為已經荒廢了兩年”。

  楊姓老師給記者介紹了一個讓孩子“迎頭趕上”的方案:暑期里孩子每天來機構學習,開學后每周來兩次,收費3萬元。按照這家機構“幼升小”孩子的知識標配,幼兒園畢業前孩子要掌握3000個漢字、100以內加減法和簡單的英語會話,此外還要基本掌握漢語拼音。

  在上海,幼升小、小升初,一直是家長擇校的重點環節,其中以競相追逐知名民辦中小學為主流,某些“第一梯隊”民辦學校招生甚至百里挑一。

  部分民辦小學采取面談方式招生。“不能告訴老師自己愛看動畫片、玩游戲,不能說自己的外號是‘小霸王’‘小淘氣’,也不能說平時父母沒時間陪,都是姥姥姥爺陪著……”某“幼小銜接”培訓機構的老師反復提醒孩子們,按照事先背好的標準答案回答老師提問,萬一老師問了其他問題,也一定要說“好的一面”。

  安徽合肥一家培訓機構自稱“已成功開辦幼小銜接教育五年以上”,該機構的一名工作人員說:“我們會重點教寶貝怎么表現自己,以便更好地獲得老師的關注和喜歡。”

  焦慮的家長

  根據教育部統計數據,包括北京、天津、上海、沈陽等在內的19個熱點大城市幼升小就近入學率已達到99%。既然絕大多數小學都已實現就近入學,為何“幼小銜接”培訓仍然大受追捧?

  記者采訪發現,部分民辦小學可以通過面談等方式選擇招生,這成為培訓機構緊盯的市場。它們倡導超綱早學,培訓具有極強的應試針對性,家長也在機構營造出的“雞血”環境下越發焦慮。

  廣州李女士的孩子暑假后即將升入大班。為了明年的幼升小,李女士已經搜集了厚厚的攻略:某某小學面試時家長和孩子分開,會考孩子算數題、畫畫、跳繩、疊被子等;某某小學面試時有三個老師,第一個老師問姓名、來自哪里,然后計算題、英文從1數到10,第二個老師考看圖說話,第三個老師問父母電話號碼、工作內容……

  “每個民辦小學的要求都不同,培訓班可以有針對性地輔導孩子。”李女士說。

  即使是打算就近進入公立小學,家長們也普遍擔心如果孩子“零基礎”入學,會跟不上進度,遭到老師“嫌棄”,挫傷孩子的自信心。

  “小學一年級時,通常大部分學生都提前學了拼音、計算,老師就會隨著‘大部隊’的進度走,一個星期就教完拼音,沒學過的孩子就跟不上了。”正在某培訓班等著接孩子的曹女士認為,即使小學可以就近入學,但孩子將來總要面臨中考、高考等選拔性考試。

  “中考就是一道坎。倒在坎下的,可能就是不一樣的人生。”北京一名6歲孩子的家長孫東說。

  正本清源的責任

  不久前,教育部印發《關于開展幼兒園“小學化”專項治理工作的通知》明確,對于幼兒園提前教授漢語拼音、識字、計算、英語等小學課程內容的,要堅決予以禁止;小學在招生入學中面向幼兒園組織測試等行為的,將視具體情節追究校長和有關教師的責任。

  通知還強調,社會培訓機構也不得以學前班、幼小銜接等名義提前教授小學內容,各地要結合校外培訓機構治理予以規范。

  安徽大學社會與政治學院教授范和生認為,僅靠禁令仍然不夠。整治“幼小銜接”亂象,要看禁令是否得到了真正落實。主管部門要走出辦公室,到那些違規的小學校、幼兒園去,到火爆的培訓市場去,看一看禁令發出后的成效。工商等相關部門也要切實負起責任,相互配合,形成監管合力。

  從根本上說,解決這一問題需要全社會共同發力,一方面,要加大優質教育資源供給力度,讓家長們從容地為孩子選擇教育路徑;另一方面,就業、社會保障等相關制度改革也應跟上,解除人們的后顧之憂。

  “上小學是童年生活的自然延伸。”上海市學前教育研究所常務副所長郭宗莉說,“如果一定要在入學前教孩子一些什么,那么自理能力、行為習慣、社交能力、語言表達等才是關鍵,而這些能力的養成是一個自然發育的過程,尤其需要在真實的日常生活場景中鍛煉,靠突擊、強化可能會有利于一時,但無益于長遠。”

  因此,郭宗莉認為,在“幼小銜接”過程中,家長要教給孩子的不是“搶學”,而是要承擔起孩子入學后一系列適應性行為養成的教育責任。

來源: 新華網

相關文章:
新版跑狗高清玄机图,生财有道彩色印刷图库8277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