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注冊賬號需要審核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家觀點

人類與社會的產生及形成

編輯:中國教育品牌網  發布時間:2018-9-12 14:07:33 

廖倫焰

恩格斯《自然辯證法》中說:“勞動是整個人類生活的第一個基本條件,而且達到這樣的程度,以致我們在某種意義上不得不說:‘勞動創造了人本身’”。同時,恩格斯又說,動物不會勞動,這也是人和動物的根本區別。人在產生之前是動物,是動物怎么能夠通過勞動把自己創造成人呢?是不是恩格斯的話自相矛盾了?不是。恩格斯的論斷只是強調勞動在人類生活中的重要性,他明確地說明,僅僅是從某種意義上,即勞動對于人類生活這個意義上看,是勞動創造了人本身。恩格斯關于動物不會勞動,這是人和動物的根本區別,也是在強調勞動對于人類生活的重要性,可見 ,“勞動創造了人”本身的含義,并不是說在猿到人的進化中,是猿通過勞動把自己創造成了人。

關于猿是怎樣在進化中直立起來,完成從猿到人的轉變,進而形成人類社會的,特別是猿在從動物向人轉變過程中,是如何直立起來的,這個問題一直是困惑著當今全世界史學界的難題 ,本文試圖以一孔之見,闡釋一系列人及人類社會產生的假說,供其他史學家研究人類社會起源史參考。

最早的猿類出現在地球上學術界已經證實距今有一兩千萬年了,并且普遍認為后來進化成為了人類的猿,那時是在熱帶、亞熱帶的大森林里活動,本文就從距今一兩千萬年熱帶、亞熱帶大森林里的動物界說起。為了敘說觀點的方便和清晰地表明作者的立場,假說一律以肯定語氣敘述。

一兩千萬年前,我們地球上熱帶和亞熱帶原始的大森林里,有一種非長臂猿、猩猩、大猩猩、黑猩猩等類人猿的古猿,這種古猿由于后來進化成為了我們現代人類的祖先,所以,本文作者賦予它一個名稱——祖先人猿。祖先人猿和其他許多森林動物一樣,會經常躍起前肢同猛獸搏斗,攀援樹木和摘取果實。和猛獸搏斗,攀援樹木和摘取果實,這是許多森林動物都具有的本領,可為什么偏偏祖先人猿才是森林動物中,后來脊柱由橫變直能夠直立行走,成為了人的很少幾種動物中的一種呢?這得歸功于祖先人猿性的高度發育成熟,早于了其他許多的森林動物。雄性祖先人猿在性激素的作用下,經常躍起前肢到雌性祖先人猿臀上和雌性祖先人猿交配。從躍起前肢到基本保持躍起的姿勢和雌性祖先人猿交配結束需要巨大力量,正是在性的數百萬年上千萬年催祖先人猿奮起的性交過程中,雄性祖先人猿的脊柱,配合其他必須的生存方式,比其他許多森林動物更快的趨直起來。在遺傳的作用下,雌性祖先人猿的脊柱也同時地在進化過程中趨直起來。當祖先人猿脊柱趨直到一定階段,雄雌祖先人猿間親密的擁抱加快了他們脊柱趨直的過程,當它們的行走不再需要前肢幫助了的時候,有了雙手的脫胎于動物的人——我們現代人類的祖先便誕生了。

據考古學最新發現,在距今天六、七百萬年前,地球上同時還存在10幾種直立行走的,與由祖先人猿進化而成的人體格大小差不多的生命,即那時的地球上共有10幾種能直立行走的人,可后來卻僅存了我們現代人類的祖先這一支下來,對此應做如何的解釋呢?

站立起來的不同種的人,相互間生存的威脅程度,遠遠超過了不能直立行走的動物,于是,那時地球上一場爭奪生命存在權的不同種的直立行走的人彼此的大博殺開始了。雙手握著現存的或經過加工后的棍棒,剛從動物脫胎而出的我們的祖先,行走如飛,力大無比,棍棒握在他們手里,那真如天兵下凡,在這場大搏殺中,直立行走的祖先人猿演化而來的人在距今六七百萬年前取得了徹底的勝利,其他即使沒有被他們消滅徹底而幸存的人,由于力量過于弱化,也逐步在優勝劣汰中消逝了。地球上自從有了手握棍棒的人類,其他森林動物的進化也就嚴重減慢。手里握著棍棒和其他武器的我們祖先,像手里高懸皮鞭的奴隸主,其他的四肢動物只能像奴隸一樣,在皮鞭下匍匐著生活。那些有可能進化成直立行走的人的四肢動物,它們在強大的對手面前,最原始的精神活動,要站立起來必須的精神活動,性的交配意識,受到了嚴重的壓抑和打擊,以至于,至今還保持著爬行姿勢。

人類最早進入創造性的物質文明時代是木器時代,這是成熟的石器時代之前最早的人類創造性的物質文明時代。在人類應用木器和制造木器進行“戰爭”的同時,石器的制造業也作為輔助制造業同時產生了。

在祖先人猿還沒有演變成人之前,在長期地躍起前肢用現存的石器打擊“敵人”過程中,經常觀察到不同形狀的石器,打擊敵人所產生的殺傷效果有異,還在動物階段,他們就能有目的地尋找利石器去打擊敵人。在他們使用粗笨的石器打擊敵人,粗笨的石器打到一些阻礙物上濺開后,里面經常出現小的利石器,粗笨的石器經猛烈撞擊可以變小,從中產生出利石器的感性認識,在他們動物階段的頭腦中就存在了。當他們站立起來后,有了用雙手高高地舉起粗笨的石器,把它們在堅硬的石頭上或堅硬的崖上等阻擋物上砸去撞開,從中尋找利石器的條件,也有了一手握一個粗笨的石器進行猛烈撞擊的條件,這種撞擊起初的目的與把石頭在堅硬的阻擋物上撞開以得到利石器的目的一樣,后來,經驗的積累,使他們能夠一手拿一個石頭地打制他們理想的利器。制造石質利器的復雜程度,遠遠超過了制造棍棒的復雜程度,一個滿意的石質利器的形成,既是物理意義上的勞動,里面同時也包含著原始美術觀念。

制造石質利器必然產生摩擦,磨擦起火現象也為原始人掌握了,但人類對火的應用,主要地還是從對現存天火的應用開始的。火在冬季能給森林動物溫暖,火在夜間能夠照明,火還能燒死森林動物,有的被燒死的森林動物可以食用,火的這些好處,雖為不少森林動物所共知,但只有站立起來了的人,才有條件用雙手把燃燒著的火具帶走。帶走天火,占有天火,用它來為人類的生活服務,甚至,用火去攻擊敵人,只有站立起來的人類才能做到。這樣,一個應用火的民用和“軍用”的雙重勞動,在有了人類后也誕生了。

我們可以說,人類的一切文明起源于性。性是人類最初階段重要的精神活動。我們也可以說,人類具有創造性的物質文明,主要地起源于木器的制造、石器的制造以及火的應用。

人類產生后,可以用雙手抱著東西,用雙肩扛著物體地進行運輸,原始的運輸業,在有了人類后也出現了。總起來說,人類最初具有革命性的、新興的主要的勞動,就是木器石器的制造,火的應用,原始運輸業這么三大類。但原始運輸業,與木器、石器制造相比較,明顯地缺乏了腦力勞動、創造性勞動的特征。

當我們的祖先消滅了地球上其他人類,巨大的生存威脅消失,作為唯一的人的地位在地球上鞏固下來后,沒有必要再留在危險的森林里了,他們在歷史上的某一個時間,開始了陸陸續續地向自然條件好的靠近森林邊緣、能夠以狩獵方式維持生存的地帶遷移。這樣,原始的畜牧業和農耕在我們的祖先遷移出森林后漸漸出現了。我們的祖先還在森林時代的時候,就已經有了畜牧知識,能把一些溫馴的動物飼養起來,在缺少食物的時候食用,同時,讓它們繁衍以積累食物來源。動物能繁衍后代這樣十分簡單的感性認識,在我們祖先尚未走出動物階段就知曉了。人類向森林外面大遷徒前,雖然也畜牧,但那時森林中,可食用的資源非常豐富,加上頻頻的爭殺和殘酷的森林環境,畜牧沒有成為當時生存的普遍需要,所以,那時不是人類的主要勞動。一些植物根莖能食用和種子落地能長出新的個體,有的籽粒或果實能食用的現象,也在人類尚未走出動物階段就知曉了。當人類遷徒出大森林后,發現了一些新的可食用的植物籽粒或果實,在森林附近的淺丘或靠近平原的地帶,原始的種植業,即原始的農業也漸漸出現了。在畜牧業、農業產生的同時,在靠著江河湖泊的地方,捕魚業逐漸興起,類似于駕駛不沉的自然的獨木舟這樣的工具進行捕魚,由于生存的需要,也早于任何一個近現代學者的推測在地球上出現了。

人類遷徙出森林后,起初是在靠近森林的邊緣地帶四處游移活動,當原始的畜牧業、種植業、捕魚業出現后,人類不再需要依賴靠近森林邊緣狩獵才能生存時,開始離開環境險惡、隨時可能遭遇猛獸襲擊的森林邊緣地帶,向條件更好的各地遷徙。中國歷史上傳說中的伏羲氏,是發明畜牧業的原始人。神農氏,是發明農業的原始人。原始的畜牧業和原始的農業,其產生實際上早于了至今5000年前的伏羲氏和神農氏若干萬年,因為人類產生后分散到世界各地,時期是非常早的。那么,為什么中國歷史上會有伏羲氏、神農氏這樣的傳說呢?

人類發展到相當高級的階段后,具體地說是進入階級社會,有了自己的歷史學者后,他們開始了對人類歷史的研究。然而,憑借他們那時的知識,是根本不能把人類如何產生和產生后大致發展的情況回答出來的。一萬年前,十萬年前,百萬年前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他們是怎樣也回答不出來的,他們當時的研究,只能是最接近于他們生存時代的傳說。一些兩三千年前零星的事情傳說下來,傳說在沒有文字記錄的時代,能延續兩三千年已經很不簡單了,他們就認為了是人類文明的最初。他們把當時所能收集到的傳說加以系統化,加入一些自己的觀點,就成了當時中華民族了不起的社會起源史。其實,神農氏、伏羲氏前面,已經不知道有多少代教人農事、教人畜牧的神農氏、伏羲氏了。

數十人甚至數百人一群以便維持生存的原始群,是人類走出森林時代的第一個組織結構形式。它在適應著森林外面生活條件的同時,為人類走出森林后三大產業的出現、生產力水平巨大進步做出了重要貢獻,為人類尋找更好的生存環境、遷徙到更好的自然環境生存做出了貢獻,為所處地域環境具有相對安全保障,具有相對穩定性、顯著生產性、有著圖騰崇拜的母系氏族社會的產生奠定了基礎。原始群和后來的氏族都是一些集團。人類只要有集團存在,就有集團與集團間自身的利益,每個集團都是維護自身利益的私有制集團。人類私有制的產生,是非常非常早的,早到了剛出現原始群那時,絕不是幾百萬年后國家產生的產物。原始群時代結束后的氏族社會,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私有制社會。原始共產主義社會從社會整體結構上來說,是根本不存在的。如果存在,那么氏族社會就是一個沒有任何氏族內部私有制矛盾和氏族與氏族間私有制矛盾的“世外桃源”,這種“世外桃源”,只存在于文人的幻想之中。

有的社會學家認為氏族內部平均分配勞動產品是原始共產主義社會的典型特征,這個認識是不正確的。一是因為氏族內部平均分配勞動產品不具有現實性。對勞動產品的需求量長幼有別,男女有別,同年齡同性別的男女在生產中體力消耗大小有別,平均分配勞動產品是對氏族生存和發展的破壞。二是因為平均這一概念與不平均這一概念是同時產生的。沒有離開不平均概念的平均概念,有平均概念就有不平均概念,不平均概念即是一種私有概念。在氏族勞動產品不足或過剩時,滿足私欲是人的一種本能,不可能每個氏族人都做到產品不足時,要挨餓大家共同挨餓,產品過剩時,共同等量分享產品。在一個氏族長期處于產品不足狀態時,對其他氏族勞動產品的侵略掠奪同樣會存在。即使是氏族與氏族之間完全和睦的相處,互不侵犯,互不往來,這也正是每個氏族均是各自為己的私有制集團的表現。只要有私有制觀念和私有制行為在氏族社會任何一個方面存在,人類歷史上就沒有所謂的原始共產主義社會。氏族社會生產資料的公有制,是為氏族這個私有制集團的生存和發展服務的。生產資料公有制是氏族社會私有制性質對生產資料分配形式的客觀要求,氏族社會生產資料公有制是建立在氏族集團私有制利益需要基礎之上的。

性是人類最初征服自然以外的精神活動。氏族社會里,對女性生殖器的圖騰崇拜,是人類產生后成年男女間長期性交能力強弱較量的結果,成年男女間長期性交能力強弱的較量,女性取得了長久的勝利后,推動了失敗一方在氏族社會時期對勝利一方的原始膜拜和勝利一方對自我的原始膜拜,這種原始膜拜集中反映在了對女性生殖器的圖騰崇拜上。對女性生殖器的圖騰崇拜決不是一般社會學家所解釋的那樣,是因為氏族成員認為生育是女性的功勞,女性生殖器是繁衍后代的工具這個原因。氏族成員不會不懂得繁衍后代需要男女雙方共同合作才能完成這個常識,就連當時不少動物,恐怕對繁衍后代需要雄雌的共同合作才能完成這個常識性問題也是清楚的。

圖騰,既是氏族社會的意識形態,又是我們區分母系氏族和父系氏族社會形成的唯一依據。對氏族社會母系或父系的劃分,只能以圖騰作為標志,以精神作為標志,決不能像一般社會學家解釋的那樣,以男女對氏族生存貢獻的大小作為標志。一般社會學家認為,在母系氏族社會里,男子主要從事漁獵,女子主要從事采集,采集的來源穩定可靠,所以,婦女對氏族的生存貢獻就更大,氏族社會因此是母系氏族社會。那么,持反對觀點的人也可以說,男子不僅能漁獵,同時也能采集,采集這樣的簡單勞動,男子也是能夠勝任的,而漁獵婦女勝任起來卻沒有男性勝任起來更合適,按一般社會學家貢獻大小的邏輯推理,就不應該有母系氏族社會這個稱謂的存在。

在母系氏族社會形成階段,多數成年女性能通過性交,一人統領一個以上的成年男人,幾個、幾十個成年女性一起就能統領一群、一大群成年男人。女性成了團結成年男性的核心,成年男性服從并接受她的調遣。成年女性強的性交能力像原子核,成年男性比她弱的性交能力像電子,電子只能繞著原子核運轉,這就促成了人類原始群時代結束后,母系氏族社會這樣具有相對安全環境的、相對穩定的、相對女權的基本的社會組織結構和社會秩序在定居中的形成。女性性的偉力使男性歌頌,使整個社會成員歌頌,這種歌頌集中聚集到了女性生殖器上,所以,對女性生殖器的圖騰崇拜,是母系氏族社會這個嶄新的社會組織結構誕生時產生的精神崇拜,是社會秩序崇拜,把女性生殖器作為圖騰物,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精神上的飛躍,是人類從此產生了一個社會,一個母系氏族社會的飛躍。從某種意義上說,母系氏族社會,也是女權社會。

在母系氏族社會之前,人類四處游移著的生活,自然環境、生存環境極其惡劣,生存方式處于嚴重的被逼迫狀態。只有人類大遷徙開始,定居狀態形成,生存方式嚴重的被逼迫大大減弱之后,人類的高級的精神活動——圖騰,才有了產生的條件。母系氏族社會的產生,標志著具有完整社會學意義上的人類終于出現了。

氏族社會女性的性能力強于男性,從現代人類男女性交的能力上可以得到說明。人類男性成員的性交能力,是指性行為從開始到結束的時間。人類女性成員的性交能力,是指女性成員生理上徹底滿足性行為需要的時間。氏族社會距今僅有5000余年。5000余年在數百萬年的人類歷史上是個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時間概念,因此,現代人類男女性的能力,完全可以反映出5000年以前的氏族社會男女成員的性能力。現代社會成熟的同齡或近齡、甚至年齡相距較大的男女在性交中,男性在不使用延長性交時間“工具”情況下性交的結束,普遍地不代表女性性的需要已經徹底得到了滿足。女性是在男性性行為結束后不得已地結束性興奮狀態。

人類產生之后成年女性性交能力為什么強于成年男性從而長期處于性勝利地位?雄性祖先人猿在使人類站立起來長達數百萬年的與雌性祖先人猿性交中,兩腳站姿的性交與四肢著地的性交相比,體能耗費更大,體能耗費大的一方性交的興奮時間短于體能耗廢小的一方,這種雄雌祖先人猿性交興奮時間的長短,遺傳給了站立起來的人類。

母系氏族社會推動了人類生產力水平和文明的進一步提高,氏族與氏族間的聯盟逐步擴大,戰爭是為了使母系氏族這個私有制集團得以更加強大的手段。人類歷史上大規模的氏族戰爭、部落戰爭序幕拉開的同時,以英雄勝利為標志的英雄崇拜出現了,對戰爭中廝殺的英雄的崇拜、英雄圖騰代替了崇拜女性生殖器的圖騰崇拜。有的氏族會把這種英雄圖騰用男性器官中,女性唯一沒有的生殖器來表達,認為男性之所以在戰爭中比女性偉大,正是由于女性缺少了男性這個器官。還有的氏族會把一些兇猛的動物作為圖騰,因為這些動物與男性有著共同的兇猛的特征,甚至比男性更加兇猛無比的特征,這種兇猛無比的力量在他們眼里甚至被認為是生靈中超自然的力量,至此,氏族社會變成了男性主宰的父系氏族社會,這是人類歷史上圖騰的第二次飛躍。從某種意義上說,父系氏族社會,也是男權社會。

在不同的區域,不同的時期,不同的自然環境、生產環境、生活環境下,圖騰的形式盡管會呈現多樣化,但這一切,都是母系氏族社會性圖騰的演化。

國家出現后,人類的童年時代終于結束了。人類童年的結束,以大范圍告別氏族社會為標志。

學術進步需要爭論、質疑。爭論、質疑是社會科學進步的前提。“性交創造了人本身”及其相關假說,也應當自由的爭論、質疑。真理是不怕任何新的假說出現對它質疑和挑戰的,人類許多真理性認識,都是在質疑中更加堅定或者是在質疑中被否定而重新產生的。假說是開啟人類心靈靈光的鑰匙,是人類真理探索中的彩虹,沒有假說人類就永遠沒有辦法接近未知的真理的世界,從而永遠成為真理的奴隸。即使一種假說錯誤了,它也是真理尋找過程中正常的現象,對真理的誕生有著積極的意義和貢獻。這正像科學實驗的成功是建立在無數次失敗基礎上的道理一樣,科學實驗每一次的失敗,都把人類獲得真理的可能性朝前推進了一步。在我們對宇宙的許多秘密和人類自身起源沒有真理標準檢驗前,只能最大限度用假說詮釋宇宙的秘密和人類自身起源,這是現代人類認識世界由“必然王國”通向“自由王國”唯一的途徑。

2018年9月12日

作者簡介:廖倫焰,出生于1963年,作家、詩人、史學家。著有長篇小說《極點》、《性罪》及《龍康中短篇小說集》、《龍康詩集》、50萬字的《廖氏諸葛亮評傳》等作品。

相關文章:
新版跑狗高清玄机图,生财有道彩色印刷图库8277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