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注冊賬號需要審核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熱點社會新聞

東莞市林業局助紂為虐枉顧生態民企發展舉步維艱

編輯:中國教育品牌網  發布時間:2019-3-27 16:01:25 

東莞林業局是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的上級主管部門之一,也是東莞2465平方公里林業的行政管理部門。東莞旅游的主要特色是森林旅游,從東莞林業局官網上可以看到,東莞市有大小12個森林公園,以及一個生態公園和一個城市公園。這14個公園的面積合計是364.12平方公里,占東莞城市面積的14.77%

那么問題來了,2015年11月25日東莞市被授予“國家森林城市”的稱號。然而,國家林業局2007年3月15日公布的國家森林城市評價指標其中有一項是:城市森林覆蓋率南方城市達到35%以上,北方城市達到25%以上

東莞市森林面積只占城市面積的14.77%,就被評為“國家森林城市”?難道是東莞林業局統計出了錯誤?

東莞這14個公園里,面積最大的是銀瓶山森林公園,占地123.5平方公里,最小的是碧湖森林公園,占地1.6平方公里。

第二個問題是,在東莞林業局網站上顯示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占地面積是:6.57平方公里

而在觀音山公園所在地東莞樟木頭鎮網站上顯示: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是全國首家民營國家級森林公園,園區總面積18平方公里,森林覆蓋率達99%以上,是集生態觀光、娛樂健身和宗教文化為一體的國家AAAA級旅游景區,被譽為“南天圣地、百粵秘境”。

東莞林業局網站上的寶山森林公園數據是8.27平方公里。而東莞樟木頭鎮網站上顯示:東莞寶山森林公園,于1993年經廣東省人民政府立項批準建立,地處廣東省東莞市樟木頭鎮西南部。公園占地面積20960畝,換算下來就是13.97平方公里。

看出來了嗎?觀音山公園和寶山公園都位于樟木頭鎮境內,東莞林業局和樟木頭鎮政府都在官網上公式了園區面積,然而面積出入卻如此之大,不知道究竟哪家犯了錯誤?究竟哪家瀆職懶政更嚴重呢?

1、被東莞林業局編外的國家森林公園

還是在東莞林業局網站上,首頁的“森林公園”板塊里,沒有東莞唯一一個國家級森林公園觀音山公園的影子,只有點開“更多”才能看到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的字樣。

更讓人遺憾的是,在林業局網站上3月22日發布的一篇題為:“國際森林日”東莞綠色喜訊頻出!今年爭創3森林小鎮3濕地公園的文章里,對東莞市唯一一個國家級森林公園觀音山公園也是只字未提,沒有給一張圖片介紹。

林業局的領導們難道不知道,觀音山公園這19年來為東莞市掙來了多少榮譽?近幾年每年過百萬的游客給東莞市及樟木頭鎮帶來了多少創收?觀音山公園每年舉辦的各項文化活動給粵港市民帶來多少文學享受?為城市傳播做出了多少貢獻?

當然不是,他們應該是知道的,只是選擇了裝聾作啞而已。

“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東莞林業局對觀音山公園的冷漠、排擠還有打壓都是有原因的。

2、東莞林業局領導索要干股不成,開始算計觀音山公園

時光回到1999年。那一年,樟木頭鎮石新村由于資金不足,正在開發的觀音山森林公園陷于困境,石新村村委會多次邀請民營企業家黃淦波投資經營。面對東莞觀音山這堆爛攤子,用黃淦波的話說,親朋好友肯定的少,否定的多,自己心里也沒有底。當時,民營企業經營森林公園,在全國都沒有先例,而國家關于森林資源開發的政策法規也并不明朗。更要命的是,這個項目當時還沒有獲得有政府關部門的批準和認可。

這一年,黃淦波走遍了觀音山18平方公里的每個角落。每次站在觀音山最高的“耀佛嶺”,腳下就是深、莞、惠三城的黃金輪廓,黃淦波的心里在掙扎:“接手觀音山,是對自己人生的一大挑戰。”

黃淦波解釋說,“雖然成功的幾率不高,但只要有十萬分之一的希望,而不是完全沒可能,我就要去試一把。”“如果這片森林能夠保護起來,就算我們這一代不能享受到益處,后代人一定可以享用,這是惠國惠民的善舉。”

于是黃淦波毅然決定接手這個“燙手的山芋”。1999年11月底,黃淦波與樟木頭石新村簽定50年合作協議,取得了觀音山森林公園的承包經營權,開始重建觀音山。民企經營森林公園搞旅游在當時中國尚屬首例,黃淦波成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他走上了一條艱辛的經營之路。

經過兩年的努力,2001年底,觀音山公園得到批準,觀音寺重建暨觀音圣像開光順利完成,公園發展初見成效。也就是在2002年初,東莞市林業局一名工作人員找到黃淦波,跟他說:“市局的陳副局長有意參與你公司的觀音山公園項目,他只占股份不投資金”。黃淦波和這個林業局副局長都沒有見過面,后者卻想用官場上的潛規則伸手觀音山項目,這種傲慢無禮的要求,自然沒有得逞。顯而易見,黃淦波沒有按他們的規矩行事,沒有向他們低頭,自此以后觀音山公園也沒能在自己的“娘家”得到優待,反而招惹了百般的慢待甚至明里暗里的打壓。

3、落馬貪官劉志庚來了,觀音山公園的噩夢開始了

2004初,劉志庚從清遠調入東莞市任市委副書記。從劉志庚2004年初到東莞后不久,就有人跟他匯報觀音山的情況,言外之意這么一大片生態森林,單搞旅游有些浪費了,如果搞房地產蓋別墅應該能賺更多錢,自己人能撈到錢,政府財政收入也會增加一大塊。

廣東的經濟發展為什么能一直領先全國?一是這里得改革開放風氣之先,又離香港近,廣東人在做的事情要過不少年,內地人才能明白過來。所以在2004年的時候,廣東人就看到房地產市場的前景,東莞更是廣東的前沿嘛,所以一旦劉志庚發現觀音山的價值,觀音山就如同惡魔纏身一般,噩夢也就開始了。

4、東莞林業局助紂為虐,阻撓觀音山申報國家森林公園

2004年起,為了提升品牌價值和管理水平,為當地文化、經濟、社會做出更大貢獻,觀音山森林公園開始著手申報國家級森林公園的準備工作。2005年起公園向東莞市林業局報送了有關申報材料,請求批準和支持。東莞市林業局以沒有申報國家級森林公園先例等理由不同意申報。其實,東莞市林業局的真實目的,是想通過阻止觀音山森林公園升級為國家級森林公園,為貪官操縱吞并觀音山公園提供方便。

2005年3月,公園又向樟木頭鎮政府書面報告有關申報國家級森林公園的情況和面臨的困難,請鎮政府向市林業局報送有關資料,支持幫助公園申報國家級森林公園。但鎮政府也以沒有先例為由拒絕支持,公園前后三次送給鎮政府的整套申報資料均無果而終并消失得無影無蹤。

2005年7月20日國家林業局頒布施行國家級森林公園設立、撤銷、合并、改變經營范圍或者變更隸屬關系審批管理辦法,其中第四條規定“申請設立國家級森林公園的,應向所在地省、自治區、直轄市林業主管部門的書面意見。”由于得不到市林業局和鎮政府的支持,公園不得已按照國家行政許可法的規定,直接向省林業局申報,并獲得支持。經省林業局和國家林業局審核,2005年12月23日,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得到國家林業局批準正式成立。

2005年觀音山成功申報為國家級森林公園之后,時任東莞市林業局局長的羅松茂居然多次跑到省林業局大吵大鬧,要求撤銷觀音山的國家級森林公園的稱號。人心妥測,東莞市林業局本來是觀音山的“娘家人”,卻因為沒有滿足自己的私心,開始公開迫害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

觀音山從廣東省林業局申報,越過東莞林業局及劉志庚,得到國家林業局批準的動作激怒了劉志庚等人,使他們想拿下觀音山,并成為自己盤中菜的欲望就更加強烈和清晰了。

5、東莞林業局借題發揮,用“林權證”問題刁難觀音山公園

黃淦波承包經營觀音山森林公園,手續合法、有合同為據;承包經營性質有合同書、判決書為據;規劃范圍合規有458號復函為據;經營身份合法正當有工商登記證書為據。

《聯合開發合同書》和《協議書》簽訂生效后,黃淦波及設立的公司即要求石新社區居委會履行約定辦理移交并向東莞市林業局申請辦理《林權證》。可是,石新社區居委會和樟木頭鎮不予配合、東莞市林業局不予辦理,卻在2005年3月29日以換證為名,將涵蓋于觀音山森林公園的6,484.5畝的林權分九個《林權證》核發給石新社區居委會。

之后的十多年來,觀音山經營方多次向東莞市林業局請求對《林權證》的使用權人進行變更。然而,市林業局長期以來采取推諉拖延不予辦理,直到今日。

在最近一次接到變更申請后,市林業局給予觀音山經營方的函復中稱:“根據國家林業局《林木和林地權屬登記管理辦法》第六條規定:林權發生變更的,林權權利人應當到初始登記機關申請變更登記。即如果觀音山林權發生變更的,應該由石新居委會提出申請,并經當地鎮人民政府同意,報市林業主管部門申請變更發證。”

《林木和林地權屬登記管理制度》第三條規定:“林權權利人是指森林、林木和林地的所有權或者使用權的擁有者。”按照此規定,觀音山經營方是觀音山森林、林木和林地的使用權人,擁有林權權利。而市林業局只認定石新居委會為林權權利人,否定了使用權人的林權權利。

復函中還稱:“并經當地鎮人民政府同意,報市林業主管部門申請變更發證。申請林權變更必須經石新社區居委會村民會議三分之二以上成員或村民代表會議三分之二以上代表同意,并依法依規進行公示30天。”最高人民法院早已在民事判決書(2013)民一終字第44號中,對石新社區居委會企圖以此為依據請求認定《聯合開發合同書》無效予以駁回。

因此,將石新社區居委會不履行合同義務的責任強加給承包人,轉嫁社區及政府審批許可流程不完備及村民會議民主程序不到位的責任給承包人;以同樣的理由否定森林、林木和林地使用權人的林權權利是違法違規的。東莞市林業局從一開始就在制造錯誤,而不糾正錯誤。這是多么可怕,而對觀音山公園又是多么不公平。

6、數次強行收購,觀音山公園命懸一線

時任東莞市委常委、市政法委書記的張繼雄,曾揚言“一定要滅掉觀音山”。一個為“滅掉觀音山”網羅黨羽壯大勢力;一個為家族斂財培植親信,兩者迅速結為知己,兩股勢力得以合流。張繼雄成為了劉志庚的“軍師”,為其發財貢獻出了數個“錦囊妙計”。

調整觀音山規劃,將觀音山門樓向東推移500米,騰出土地與門樓以西的5000畝左右的果園連成一片,用于房地產開發。而開發商自然是億兆地產,據相關資料顯示,億兆地產成立于2004年。大股東(80%)為廣東億兆恒基實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億兆恒基”)。劉志庚的胞妹即是億兆恒基的股東。億兆恒基是一家以房地產開發為主業兼營酒店、環保以及資本投資的綜合性集團公司。劉志庚家族早已盯上觀音山這塊風水寶地,一直都期盼霸占觀音山。

當時的樟木頭鎮,一把手李滿堂為了討好劉志庚、張繼雄,也加快搶奪觀音山的步劃。更龐大的計劃正在醞釀中:“商定由樟木頭鎮政府以低價3000萬元強行收回觀音山的經營權,再以3000萬賣給億兆地產進行房地產開發。”整個計劃可以說是“手到擒來”,可為億兆地產帶來上千億元的利潤收益。

雖然經過努力,觀音山公園已經被批準升級為國家級森林公園,但是東莞市政府卻多次發函,要求調整觀音山公園隸屬關系。

2006年初,在觀音山公園經營者不知情的情況下,東莞市林業局和樟木頭鎮政府對觀音山公園重新違規做了規劃,并于6月8日下發文件,以“民營企業不能投資旅游產業”為由收購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至于收購價格,時任樟木頭政府常務副鎮長羅某口頭通知3000萬元收購觀音山,并且不是給現金,而是給一間約1萬平方米的舊廠房,其實際價值不超過1500萬元,而此時觀音山公園的投資、招資已經過億元。

2006年10月10日,樟木頭鎮政府上報文件《關于將觀音山森林公園納入全市森林公園建設規劃的請示》,請求東莞市政府同意將觀音山公園納入全市森林公園建設規劃中。11月11日,東莞市政府下發[(2006)912號]《關于將觀音山森林公園納入全市森林公園建設規劃問題的復函》稱:“將觀音山森林公園納入銀瓶嘴森林公園總體規劃、概算,鎮政府負責涉及收回森林公園的經營權及征地的補償問題,并由市、鎮兩級分擔其工程建設資金。”12月6日,樟木頭鎮政府下發[樟府函(2006)30號]《關于觀音山森林公園經營權調整有關問題的函》稱:“觀音山森林公園做好經營權交接工作,于近日將相關資產、賬目整理清楚,備齊相關資料,交中介機構進行評估,待評估結果出來后在商討股權、經營權、補償等有關問題。”

按照《國家級森林公園設立、撤銷、合并、改變經營范圍或者變更隸屬關系審批管理辦法》第二條規定:由國家林業局實施國家級森林公園設立、撤銷、合并、改變經營范圍或者變更隸屬關系審批的行政許可事項的辦理。

涉及國家森林公園變更隸屬關系的審批權限,東莞市林業局力推市政府改變觀音山森林公園隸屬關系是越權行政、執法犯法。

2007年,國家林業局批準了觀音山公園總體規劃,即觀音山公園內會展中心周圍1500畝區域內可進行旅游附屬設施建設。黃淦波表示,在2009年3月16日,時任樟木頭鎮黨委書記李滿堂(現任東莞市人大副主任)將其叫到辦公室告訴他:根據市委劉書記的意見,鎮里打算再次強行收購觀音山公園,作價在1億元左右。

而此時公園投資和招資超過6億元,收購遭黃淦波再次拒絕。黃淦波稱,在2009年3月16日,李滿堂電話告知他若不答應樟木頭鎮政府收購觀音山公園,就責令石新社區到法院起訴,到時則一分錢也不給。遭拒絕后,為了一己私利竟然直接威脅。而市林業局主要領導即傾巢出洞,分別到省林業局,樟木頭鎮及廣州地理研究所等相關部門和觀音山公園的合作單位要求相關單位中止與公園的合作或支持,以方便強行收購觀音山公園。

在東莞市委書記劉志庚的授意下,由東莞市林業局牽頭、各部門參與,共同給觀音山設置障礙,極力想摧毀觀音山。

7、最高人民法院終判經營權歸屬,把公平公正還給承包人

2010年1月28日,石新社區居委會向東莞市第三人民法院起訴黃淦波與東莞市觀音山森林公園開發有限公司未按開發合同的約定期限和數額投資建設森林公園,又以政府對開發合同項下的開發項目作出新的規劃,以致無法實現訂立開發合同的目的,請求法院判決解除開發合同,要求黃淦波與觀音山開發公司返還樟木頭森林公園范圍內的所有土地、建筑物、觀光旅游設施及其經營權。

同年,黃淦波及觀音山森林公園開發有限公司作為原告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反訴石新社區居委會。此案與2010年5月28日經廣東省高院受理后,將兩案合并于9月27日組織開庭質證。

2012年11月30日,經廣東省高院依法判決,樟木頭鎮石新社區居委會敗訴。廣東省高院認為,雙方于1999年簽訂的合同真實合法有效,觀音山經營方依據合同繼續履行經營合同。敗訴后的石新社區居委會于2013年再次上訴至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經多次復核審查,并組織專家多次質證、舉證研判,2014年3月30日最終做出終審判決,判定石新社區居委會提出的證據不足以證明《聯合開發合同》不能繼續履行,駁回石新社區居委會的上訴,維持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判決。至此經營權訴爭終于塵埃落定。

觀音山森林公園經營權訴爭的4年多,東莞市林業局局長之位已由羅松茂局長傳位于胡姓局長。其間,東莞市林業局推波助瀾,協助搶奪觀音山不遺余力。黑幕愈演愈烈。

8、國家森林公園驚現多處豪華墳墓,林業局遲遲不公布調查結果

據媒體報道,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園內水庫旁的山體上有一座圓形“豪華墳墓”坐落其間,占地近400平方米,頗具規模,墓前還放有兩大水缸,十分氣派。此外,在另一座山頭上,還有疑似用石塊建成的多個墳墓群。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管委會主任陳景玉接受媒體采訪時稱,突出的“豪華公墓”已存在多年,共有五處,最新的公墓建于今年清明前后,由當地石新村的村民私建而成。占地規模從50至100平方米不等,其中兩個墳墓甚至占地近400平方米。“按照規定,國家森林公園不能私建墳墓,即使他們申請建墳,我們也不可能批準。”

觀音山存在“豪華墳墓”的現象被媒體曝光后,東莞市林業局辦公室工作人員很快回應:當前正處于前期調查階段,不能透露太多的具體細節。可惜至今已過十幾個月,還沒有調查完。

    9、公園依據規定配備防火通道硬化道路  林業局選擇性執法凸顯基層執法亂象

2015年4月,清明期間,因村民燒香引起的火災,使得觀音山森林公園的大片樹林被燒毀。在公園內建立消防通道及蓄水池是觀音山公園面臨的首要問題。為了建防火通道,2016年12月和2017年3月,公園已向樟木頭鎮政府有關部門提出了書面申請,要求修建防火通道和蓄水池。廣東省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管委會主任劉志勇稱:“由于公園的所有行政許可申報,政府相關部門都要求提交《林權證》,而發包人石新村怠于履行義務,導致了《林權證》上的使用權人長期未予變更,進一步導致公園無法提供行政許可申報所需要的《林權證》,使得公園開發建設的所有行政許可申報都無法通過。”

根據2007年國家林業局批復的《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總體規劃方案》和《國家級森林公園管理辦法》之規定,觀音山公園作為國家級森林公園,依法應當有權配備必要的防火通道與設備。為此,公園決定對“飛云頂”至“吉祥大道”原有道路進行硬化修理。劉志勇稱:“在保護森林生態原則指導下,我們對‘飛云頂’原有道路路面進行了縮窄硬化,并在道路周邊的低洼地域和裸露地塊修建蓄水池,因此這次修建,公園既不破壞林木,又能很好地履行保護森林生態之責。”但修建防火通道和蓄水池,觀音山公園先后接到東莞市林業局做出的兩份行政處罰決定書。2018年3月27日東林罰決字[2018]第6號《林業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觀音山公園擅自在“飛云頂”(土名)山頭的林地上挖山開路和挖水塘,經鑒定,占用林地面積5970.50平方米,該行為已經構成擅自改變林地用途的違法行為,違法程度較重。

這條路是歷史上早已形成的,一直在使用,路上也沒有樹木生長,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舅打開谷歌地圖:點擊樟木頭鎮觀音山公園從它最早顯示的2003年的影像圖至今,均是一條路,東莞市林業局的打擊報復行為,太明顯了!劉志勇說,“2011年底,西氣東輸工程就直接使用這條路作為指揮部,還在路的中段周邊取了大量的土,形成了現在道路周邊的低洼地域和裸露地塊。對此公園多次進行舉報,但當地政府一直沒有處理此事。”

10、東莞林業局勾結鎮政府攜“村霸”  獅子大張口欲“吞”觀音山公園

2018年3月9日,廣東省國有林場和森林公園管理局在省林業廳邀請了東莞林業局和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商談觀音山公園今后發展有關事宜,經充分探討和協商,達成共識。會議認為,各方應以長遠的眼光和務實的作風看待和解決存在問題,依法建設經營,積極謀劃、共同努力,發展好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共同擦亮國家森林公園的品牌。

會議紀要指出,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總體規劃已于2017年到期,廣東省國有林場和森林公園管理局已于2017年7月下發修編總規的督導通知。東莞市林業局應發揮林業主管部門職能作用,主動督導、協調和指導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完成森林公園總體規劃修編工作。規劃編制完成后,東莞市林業局應切實履行保護管理職責,支持森林公園依法依規建設,完善森林公園各項配套建設手續。

但是,東莞林業局陽奉陰違,違逆廣東省林業廳會議紀要,以勘界要挾,會同樟木頭鎮政府攜四個社區“村霸”強迫觀音山森林公園必須以高于市價10倍的價格開發合作。并欲解除撤銷最高法終審判決書原合同,與石新社區重新簽訂20年新合同,同時還必須同意高壓線違法施工等等,否則東莞市林業局將不支持觀音山勘察四界以及《總規》的修編,國家林業局可能會因公園延遲修編而取消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的稱號。

在目前全國上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打擊黑惡勢力犯罪和反腐敗、基層“拍蠅”等并取得初步成果形勢下,東莞市林業局卻會同樟木頭鎮政府勾結四個社區“村霸”橫行霸道,驕橫跋扈,巧立名目,故意制造事端,要強迫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簽署不平等開發合作協議,獅子大張口欲“吞”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

11、東莞市林業局故意助長周邊社區與觀音山公園矛盾加劇

觀音山公園為了盡快完成總規修編,做了大量的前期準備工作,以坦誠的態度與東莞市林業局溝通、協調,好讓公園在正常平穩的軌道上運行,能進一步推動當地經濟發展和保護當地生態環境。

但是,卻事與愿違。2018年以來,東莞市林業局在觀音山公園勘界及《總規》修編的工作中卻多次作梗,手段卑鄙,危害極大,存在赤裸裸的違法亂紀行為;

廣東省國有林場和森林公園管理局為協調觀音山開展工作,特意邀請中南院來觀音山公園勘界,為公園的《總規》修編做準備,事先省局與觀音山都與東莞市林業局三方協議好的,日期都已經訂好。可是,東莞市林業局在沒有征得省局和觀音山公園同意的情況下,卻擅自單方面撕毀協議,臨時通知取消此次勘界,造成觀音山公園期盼已久的事情落空。

2018年9月26日下午,東莞市林業局辦公室主任葉永昌來到觀音山公園,就公園總規修編和四個社區提出的“合作模式和價格問題”進行要挾,并向觀音山公園提出3個苛刻條件:(1)必須同意高壓線開工;(2)必須同意接受四個社區開出的合作及賠償條件并簽訂協議;(3)如果我們不接受他們提出的條件,將不支持配合觀音山公園總規修編。(4)而觀音山公園總規修編如果延誤,國家林業局就有可能取消國家森林公園稱號,這就給觀音山公園造成非常被動的局面和兩難的選擇。東莞市林業局卻故意設置障礙,惡意拖延時間,對此難辭其咎。

葉永昌主任帶來的所謂“合作模式”有兩大問題;(1)拒不承認最高法院判決觀音山公園與石新社區當年簽訂的《合同》有效,強令公園必須與石新社區重新簽訂相關協議取代原有《合同》,并要對原有的所有設施進行重復收取利益。(2)以高出市場價格10倍左右的山林價格開出四個社區與公園的合作條件,赤裸裸地張開血盆大口。(3)這完全是東莞市林業局勾結村霸為所欲為,強買強賣的無恥勾當,理所當然的遭到觀音山公園的拒絕。(4)對此,公園也將此情況向上級有關部門進行投訴,阻止東莞林業局懸崖勒馬,還公園一個公道。但是東莞市林業局卻擺開陣勢加緊圍堵觀音山公園,非要置觀音山公園于死地。

縱觀這些情況,暴露了東莞市林業局是故意設置障礙,制造事端,別有用心,想方設法阻止觀音山公園總規修編及正常發展。非要置觀音山這家優秀民營企業于死地。觀音山公園上面的這一大主管部門,這種違法亂紀,肆意踐踏當地民營企業正當合法權益的惡劣行徑。

對于東莞市林業局的怪異行為,讓社會人士和當地老百姓始終不明白的是:觀音山公園這么好的生態旅游景區,對當地貢獻這么大的優秀民營企業,主管部門要有正能量的扶持才是良策。要加大保護力度,拓寬其發展道路才是正確的選擇。然而,這一切都變成了仇視和排斥,打壓和迫害。由此,東莞市林業局帶有明顯的報復執法行為,故意打壓民營企業。該局為所欲為已引起社會公憤。

(文章來源:網友供稿)

相關文章:
新版跑狗高清玄机图,生财有道彩色印刷图库8277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