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注冊賬號需要審核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熱點社會新聞

東莞張繼雄退休前后“地下市委書記”的奇人奇事

編輯:中國教育品牌網  發布時間:2019-4-2 10:11:05 

“人是第一生產力”,好人創新歷史,推動社會進步。壞人卻像動物界的蜱蟲一樣能寄生其他動物身上,甚至要人性命。所以,壞人或貪官污吏不僅對社會沒有貢獻,反而會讓一個企業或一個城市停滯不前,甚至中毒嚴重,難以自愈。

在廣東東莞市坊間就流傳著這樣一句順口溜:“是人又似蟲,唯有張繼雄。壞事全做盡,為人特別橫。”這說的就是曾經的東莞市政法委書記張繼雄,其2011年“光榮”退休,2012年07月18日當選為市見義勇為基金會第二屆理事長。對于一個心理有鬼的當官者,安然退休無疑是夢寐以求的事情,該拿的都拿到了,該轉移的都轉移了,慢慢享受曾經撈到的油水,安度晚年,真是給個神仙都不換那!然而,他對東莞旅游東莞經濟東莞文化的傷害卻是難以恢復的。

1、張繼雄東莞“地下市委書記”名頭的由來

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東莞作為最前沿陣地,時刻沐浴在國家改革開放的春風里。風光時的東莞被叫的響徹云霄:“百萬勞工下東莞,東莞遍地有黃金。”于是東莞“世界工廠”應運而生,東莞的城市建設和經濟發展也取得了巨大變化。

然而,近十幾年,東莞市卻出現了大批外來工紛紛離開東莞,大批工廠遷出東莞。名為產業轉移,實為整體經濟的下滑與無奈。

在東莞經濟快速發展建設與整體經濟下滑的另一面,卻是東莞混亂官場的內斗與內耗。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在這30年里,在東莞經濟發展與城市建設的過程中,還隱藏著許許多多與“蜱蟲”一樣的“害人蟲”,他們不動聲色的就把某些人給禍害了,就把一個好端端的地方給禍害了。比如說:像東莞市的原政法委書記、原市人大常委會常務副主任,被東莞市民暗喻為隱形的“地下市委書記”的張繼雄,就有許多民間故事。

張繼雄簡歷:男,1948年8月出生,1970年4月參加工作,東莞企石人,1971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漢族。

1969年7月至1970年4月企石公社新南大隊團支部副書記;1970年5月至1975年7月縣革委會政工組干部;1975年8月至1976年12月黃江公社黨委副書記、革委會副主任;1977年1月至1980年4月大朗公社黨委書記、革委會主任;1980年5月至1980年6月黃江公社黨委副書記、革委會副主任;1980年7月至1983年8月黃江公社黨委副書記、革委會主任;1983年9月至1984年6月黃江區委副書記、區長;1984年7月至1991年4月黃江區、鎮委書記;1991年5月至1995年5月黃江鎮委書記、副處級干部;1995年6月至1996年4月黃江鎮委書記、正處級干部;1996年5月至1999年2月市人民政府副市長;1999年2月1999年7月市委常委;1999年7月始任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書記,2011年退休。

說起東莞市的原政法委書記張繼雄,在東莞可以說是家喻戶曉,人人皆知了。有人曾調侃道:“張繼雄真是橫,市委書記也把控。東莞官場很微妙,對他不能不認熊。”其言下之意是,張繼雄雖然只是東莞市的政法委書記,但大權在握,實實在在過著市委書記的日子,甚至擁有市委書記的實權與風光,在東莞官場里被東莞市民暗喻為“地下市委書記”。

別小看了這個“地下市委書記”!能量大的驚人,連每次到東莞任職的市委書記也要看他的眼色行事,這在東莞的官場上已經不是什么秘密。

有些外省來東莞任職的,就是市委一把手,張繼雄也不會放在眼里。張繼雄自認為是東莞本地人,有老資格,有一幫追隨左右的兄弟,總是目空一切,我行我素。誰到東莞當市委書記,都要先拜訪張繼雄,不然,在任的日子不會好過。可見張繼雄在東莞官場的地位、實權、能量,真是權傾一時,稱霸一方。

傳說一些東莞人總有極強的排外思想。在一個單位里,本地人總是欺負外地人,希望外地人多干活,又怕外地人太優秀,搶了自己的位置,打碎了自己的飯碗。

據坊間有一個傳聞:有一天,東莞市政法系統召開一個會議,在會議前的閑聊中,張繼雄問從各鎮里趕來開會的鎮領導或公安分局領導,你是哪里人,被問的人回答:“我是地地道道的東莞人”,張繼雄點頭稱道:“很好、很好”。

隨后,張繼雄又問另一個人:“你是哪里人?”被問者如實回答:“我是東莞周邊增城的”

張繼雄略微點頭“哦,還不錯”。

接著,張繼雄又問第三個人:“你是哪里人?”

被問者如實回答:“我是湖南的”。

“啊!你是湖南的,來東莞當這么大的官?你撈了不少油水吧?”

遭到張繼雄的搶白,被問者誠惶誠恐,無言以對。在座的人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他這是“排外思想”在作崇。

大家都知道得罪不起張繼雄,在東莞這一畝三分地里,他可是呼風喚雨,跺一腳就能地動山搖的人物—“地下市委書記”嘛。

2、張繼雄:在黃江任職,致使黃江走私車猖狂

走進東莞市黃江鎮,你隨便問一位當地人“你認識張繼雄嗎?”當地人會都不假思索地回答:“張繼雄我咋不認識呢?1984年7月—1996年2月,他在黃江當了幾年大官,好事沒有做多少,黃江鎮的經濟建設沒有搞上去,而黃江走私車生意卻越來越火,都說有張大人的保護才能這樣的。”

另外有位自稱老黨員的人補充說:“聽說當年黃江鎮的走私車生意做的很大,韓國、香港、東南亞等全世界都知道黃江走私車猖獗。張繼雄在黃江當了幾年官,不少撈錢,也不少給黃江鎮抹黑,在全國臭名遠揚。老百姓一心一意搞建設,他倒好,把心思卻用在邪乎事上?”

黃江鎮多半的老百姓說:“張繼雄不是一個好人,在黃江沒有給老百姓謀到什么福利,搞走私車,卻讓黃江背黑鍋,遭罵名。”

黃江鎮是張繼雄主政和帶壞的地方。黃江,一個靠水車(走私車)聞名天下的地方。大多數人都以為,水車全都在黃江,其實不是,最早一批廉江人,到了黃江這個地方做起了汽配的生意,隨著時間的推移,在張繼雄的暗中支持保護下,漸漸演變成了水車最初的形態:90年代的切割車,當時可以說是走私的黃金年代了,國內各類政策寬松、經濟正處于一個高速發展的階段。那時候的賺錢基本上跟大風刮來的沒什么區別了。

不說不知道,說出來嚇一跳。“如果你買不到足夠便宜的豪華車,那是因為你沒到黃江!”這是廣東二手車,走私車行業內流傳許久的一句名言。

有業內人士爆料,黃江走私二手車行業內,不僅有明確的分工還有多渠道的銷售方式,已經形成一個集國外買車、邊境送車、境內銷售、制作檔案、舊車修飾、售后服務等多個環節在內的完整產業鏈。

據一名東莞退休老干部舉報,希望廣東借“三打兩建”的東風徹底解決黃江走私車的問題。然而,走私二手車在黃江已形成一個產業鏈,并且觸角已伸向全國。

黃江的老百姓說:“形成這一惡果和黑色產業鏈的年代,正是張繼雄主政黃江的上世紀90年代。張繼雄‘功不可沒’,也難撇清關系。”

3、張繼雄:在東莞任職,東莞沾染“黃毒”,被貼“性都”標簽

東莞色情業的崛起,與改開后制造業需求,暴增的外來人口、商務活動有關,也與當地酒店業的發展大有關系。1996年以后,當地的民營資本大舉進軍酒店業。在這個面積僅為2645平方公里的城市里,有90多家星級酒店,其中五星級酒店20多家,東莞已經成為全球星級酒店密度最大的城市。

東莞色情服務業發展迅猛,擁有成熟的產業鏈。據《南都周刊》2009年報道,東莞市曾有過數次大規模的掃黃行動。2003年初,正是張繼雄勢力強盛的時候,因樟木頭鎮娛樂場所涉黃事件被央視曝光引發公眾嘩然,東莞市對全市的娛樂服務場所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清查,大量色情場所被查封;而在此之前的2000年,東莞市也曾在全市范圍內開展了大規模的專項清理整治行動,縮減了上千家娛樂服務場所。

為尋找客源,手機“招嫖短信”被色情服務場所鋪天蓋地的發出,手機用戶只要一進入東莞地界,便會收到此短信。有媒體報道稱,就在2010年初,一位到東莞視察的中央領導收到了色情行業的短信,頗為氣憤。中央綜治委、公安部隨即要求東莞整治涉黃問題。

2014年2月9日,央視曝光東莞市多個娛樂場所存在賣淫嫖娼等違法行為后,東莞市公安局迅速成立專案組,對中央電視臺曝光的12間涉黃娛樂場所進行了查處,帶回相關人員67人進行審查,依法查封上述12間涉黃娛樂場所。東莞市共出動6525名警力,對全市娛樂場所開展統一清查行動。

這次掃黃行動就像一場來勢洶洶的臺風。據廣東省公安廳通報,截至2月12日中午,全省公安機關共清查各類娛樂服務場所18372間次,其中歌舞娛樂場所3592間次,桑拿按摩場所4201間次。共查處涉黃場所187間,抓獲涉黃違法嫌疑人員920人,刑拘121人、行政拘留364人,停業整頓歌舞娛樂場所38間、桑拿按摩場所156間。據消息靈通的人士私聊,廣東省公安廳通報的這些數據,東莞就占了很大比例。可見東莞“性都”的盛名之烈。

上述報道面世時,聲勢浩大的一些行動正在進行,當時政府表示要清理賣淫嫖娼活動幕后的“保護傘”。但每次掃黃后,東莞色情行業很快便“春風吹又生,小姐笑盈盈”。當時,很多色情行業從業人員“相信很快能上班”的信心也來源于此。因為,在東莞官場上有像張繼雄這樣大小都沾,渾水摸魚的貪官太多了。而酒店、桑拿等特殊行業歸公安系統后,政法委書記正管著公安系統。

輿論的眼光是“毒辣的”,在驚嘆于東莞色情服務業“繁榮景象”過后,人們質疑的焦點和真正的要害在于徹查其背后有無“保護傘”,有無公權腐敗,有無執法瀆職。自央視曝光以來,當地的執法動作不可謂不迅猛。當晚東莞公安局就開展統一清查行動,第二天就發布相關公安人員被停職調查,隨后廣東警方宣布開展為期3個月的掃黃專項行動,初步“戰果”也第一時間公布。也正是這樣的反差,反倒讓人感到不安。如果沒有央視怎么辦?缺乏媒體的倒逼式監督,執法就沒有動力了嗎?

像東莞這樣“性都”繁榮20載,可能很難歸結為執法的疏漏。如果沒有權力尋租,沒有利益勾兌,沒有某些執法者的“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從業者“不用怕警察”的膽量從何而來?那些被稱作“城市名片”的星級酒店為何能明目張膽地招嫖賣淫?群眾報警舉報后何故石沉大海?

繁榮的色情行業,是許多人對東莞的印象,更有甚者給這座城市貼上了“性都”、“春城”的標簽。這樣的標簽在張繼雄任職期間貼上去,他真的是難咎其責!

4、張繼雄:以“地頭蛇”勢力左右東莞官場30多年

張繼雄在東莞官場30多年,非常自信與自傲,大有“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過此路,留下買路財”的江湖匪氣。東莞市民看在眼里,心里清楚。東莞很多不光彩的事,他都撇不清關系,因為他是東莞的“地下市委書記。”

2014年6月6日,廣東省正式宣布已對省內多達866名“裸官”進行了任職崗位集中調整。在“裸官”這個詞誕生6年之后,廣東成為了國內首個公布“裸官”數量及處理情況的省份。
    據此前《人民日報》披露的數據,東莞市在這次調整中涉及的“裸官”達到127人。

東莞,這座毗鄰香港的“世界工廠”,在年初因“掃黃”備受輿論關注。如今,走在東莞城鎮的街頭,仍不時能看到諸如“杜絕涉黃行為,凈化社會環境”這樣的宣傳標語。外來工們看到這樣的標語措辭,一頭霧水,不以為然。

而東莞市民們看到這些標語的措辭,反應就不一樣了:“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東莞這些‘蒙查查’的官員們,往往是在大事上‘窩里斗’不明白。在小事上大把撈錢犯迷糊。招這么多專門從事‘性服務’職業的小姐,遲早會出事。”

東莞市民是看在眼里,氣在心里。就在張繼雄橫行東莞之時,劉志庚主政東莞期間,東莞色情產業發展迅速。據《東方早報(博客,微博)》報道,東莞色情業在最頂峰時地下色情業和其直接、間接的關聯產業,2010年產生接近500億元的經濟效益,而整個東莞在2009年的GDP為3700多億元。

怪不得東莞市民私下抱怨說東莞的一些官員,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靠小姐在服務上大把撈錢,個個都肥的流油。

與“掃黃”的高調不同,“治裸”在東莞則要低調內斂得多。在東莞當地媒體上,找不到任何關于東莞治理“裸官”的只言片語,甚至在引述領導相關講話時,媒體都會刻意避開“裸官”字樣,表述改為“不符合相關規定的”。有關東莞“裸官”的所有信息發布都需要通過東莞市政府或宣傳部統一安排,統一口徑。

總之,東莞“裸官”這個蓋子不能隨便揭開,不然會臭名遠揚。因為,像以張繼雄這樣倚老賣老,居功自傲,自己屁股也不干凈的官員太多了。大家都心知肚明,能撈就撈,能捂就捂,得過且過。

在東莞坊間還有一個傳聞,據說是當年東莞市委書記佟星,因為是外鄉人,且工作有經驗有干勁,把東莞治理的很好。佟星在東莞幾年,東莞的城市建設,經濟發展都很好,東莞市民交口稱贊。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堆高于岸流必湍之。”因為,以張繼雄為首的東莞本土官員,看不慣別人吃飽飯,做出成績,就想方設法的擠兌佟星。

還聽說,劉志庚被調到廣東省當副省長以后,一位姓徐的干部被調來東莞做一把手。徐某在東莞走馬上任之初,曾信誓旦旦,一定要把東莞建設好,給東莞市民一個交待,找回東莞因“性都”而失去的城市形象。

以后,徐某在工作中漸漸感到處處受阻,官場環境險象環生,人事桎梏,施展不開,縱有報國之志,卻難以實現抱負。東莞市政府一些有正義感的老黨員、老干部們私下議論,徐書記的工作局面打不開與處處受阻,與張繼雄攪黃市委領導班子有直接聯系。

東莞市民還私下說:徐某心有不甘的離開東莞,東莞市民有些為他鳴不平。都是張繼雄自認為徐某沒有恭敬好他這尊東莞的“活神仙”,外人來東莞做官不能喧賓奪主,不能不守規矩的怪概念所致。

在東莞官場還傳聞著有關張繼雄的奇葩事,用東莞市民的話說:“張繼雄所做的事都是赤裸裸的邪乎事。”

有的市民還說張繼雄在東莞官場混了30多年,市局或哪個鎮要是調整領導班子,名單要先讓他過過目,把把關,一副十足的老爺作派。他鐘意誰就是誰,就提拔誰,獨斷專行,一手遮天。在東莞的30年間,經他手提拔的處級、科級干部不計其數,并在東莞各部門,甚至是廣東省廳都安插了很多親信。

也曾有東莞市民提及,東莞“性都”的慢慢形成,都說有張繼雄培養的一份功勞。被東莞市民暗喻為東莞“地下市長”的李滿堂是張繼雄的嫡系,兩個人是鐵哥們,關系非同一般,私下里聯手做了很多見不得陽光的事。

還聽到東莞官場上有人議論說:徐書記的迷茫,張繼雄與李滿堂共同噴了不少迷霧。徐書記的惆悵離開,也與張繼雄與李滿堂故意挖陷阱,設圈套有直接的關系。

5、東莞貪官知多少?究竟有怎樣的利益鏈條?

東莞市政府辦公大樓蓋的非常氣派。一位當地老人說:“那都是有本事的人住的,你別看外表光鮮,里面復雜著呢?貪官也不少,有的被趕出來了,有的還在里面。誰貪誰不貪,怎樣撈到的官,市民們心里清楚呢?”老人有正義感,也敢直言不諱。

另一位老人直言不諱說出來的話,也很讓人震驚。他說“像謝國文,黃少文、梁鳳鳴兩口子,還有市公安局的一個副局長李灼華,還有一位開文化傳播公司的傅娟等,他們都是一伙的,與張繼雄走的非常近,關系也非同一般,說白了,就是張繼雄的得力干將,他們官官相護,勾結沆瀣一氣,撈的是納稅人的血汗錢,苦的卻是東莞的老百姓。”

旁邊一位搞清潔工作的老人看有人扎推聊天,便眼饞停下活計也湊了過來,幾位老人都比較相熟,說起話來也不怕揭老底。他們口無遮攔,有說有笑的說了一通,其中卻有弦外之音。

一位老人說的意思是:張繼雄在東莞做政法委書記的時候,那時候東莞實施一件惠民政策的事,就是春節期間,東莞給戶籍困難人員即低保對象、優撫對象、五保戶等7類和低保邊緣戶共8類人群發放一次性臨時生活補貼,既每人或每戶發放1000元紅包。

當清潔工作的老人說:“這兩個老家伙都是退休人員,家庭生活富裕,因為政府里有人,當時也領到了千元紅包。”而當清潔工的老人,老伴身體不好,他還供兩個孩子讀書,起早貪黑,每月才900元左右,是東莞十足的困難戶,卻沒有領到政府補助的那1000元紅包。當清潔工的老人現在想起來,心里還不平靜,還非常失衡。

張繼雄在東莞做政法委書記的時候,那時候東莞實施一件惠民政策的事,就是春節期間,東莞給戶籍困難人員即低保對象、優撫對象、五保戶等7類和低保邊緣戶共8類人群發放一次性臨時生活補貼,既每人或每戶發放1000元紅包。

當清潔工作的老人說:“這兩個老家伙都是退休人員,家庭生活富裕,因為政府里有人,當時也領到了千元紅包。”而當清潔工的老人,老伴身體不好,他還供兩個孩子讀書,起早貪黑,每月才900元左右,是東莞十足的困難戶,卻沒有領到政府補助的那1000元紅包。當清潔工的老人現在想起來,心里還不平靜,還非常失衡。

領到1000元紅包的老人說:“當時,東莞市政府有些當官的借助這件事都撈了很多,真正的‘困難戶’,如果在市、鎮、村里沒有頭臉或沒有靠山,就是餓死,也領不到那1000元的紅包,別聽政府的人瞎說,1000元紅包都發給‘困難戶’了,這里面的水混著呢?”

幾年前,有人在一個鎮里確實了解到:有一個人在公司上班,家里還有廠房出租,開著寶馬去領政府補助的1000元紅包,而和他一個村的一個女人,老公去世了,自己供兩個孩子讀初中,在村里做清潔工,起早貪黑地掃大街,一個月才600元。在村里實實在在是“困難戶”,卻沒有領到政府補助的1000元紅包。

當時,東莞發這1000元紅包的事,鬧了很多笑話,引起了最底層市民的公憤。“開著寶馬去領紅包”在東莞大有人在,凡是村干部的老爹老媽都有,真正的困難戶卻眼巴巴的看著。這事在東莞已經成了市民“茶余飯后”的談資了。

網傳東莞市信訪局的局長謝國文退休前后極度的奢侈生活,這種生活品質,完全是億萬富翁的作派。住著大別墅,開著豪車,按照東莞一個地級市的信訪局局長公務員收入來算,他的收入遠遠不能滿足這般奢侈的生活。那么,這些錢是從哪里來的呢?

東莞的黃少文和梁鳳鳴這兩口子,據說黃少文是當年抱上劉志庚的大腿,在劉志庚面前鞍前馬后,恭恭敬敬。劉認為黃少文會辦事,有發展前途,就極力培養提拔他當上東城區的“一把手”,黃少文就掌握了東城土地拍賣大權,與劉志庚合伙大撈了幾把。硬是通過不法手段把東城一塊旺地“星河傳說”300多畝的土地爭過來,以后又賣給劉志庚的妹妹劉小苑,劉小苑又找中興集團合作開發成“御園別墅”高檔小區,最火的時候,該小區房價一平米就賣到5萬元呢!

“夫貴妻榮,黃少文的老婆梁鳳鳴也是個不簡單的人物,先是在東莞市物價局當局長,以后又到東莞市教育局當局長。別人想當什么局長,比登天還難。梁鳳鳴一個女人家在局長的位置上卻能跳來跳去,揮灑自如。怎不讓人眼饞?”

“聽說梁鳳鳴打著給別人辦事的旗號,私下里收了人家300萬,結果事情沒有辦好,賄賂也沒有退還,人家舉報梁鳳鳴,是東莞市的一位公安局副局長李灼華給擺平了,‘有錢能使鬼推磨’呀!”

據東莞的市民們說,東莞市公安局副局長李灼華,是劉志庚培養提拔起來的,張繼雄也看好他。還有市民反映說,李灼華充當了張繼雄、劉志庚一伙瘋狂斂財,欺行霸市的保鏢,他作為公安局副局長本該為東莞保駕護航,但卻偏離到為以權謀私者充當馬前卒的歪道上。

還有一些東莞市民談到,有一位開文化傳播公司的女老板傅娟和張繼雄的關系特別鐵,那女的在東莞玩的很開,在東莞官場上算是“大姐大”,很吃香,張繼雄每次都親自給傅娟張羅開辦文化傳播公司,張繼雄還利用自己是市政法委書記及市人大常委會常務副主任的身份,給下面的鎮、區打招呼,在文化傳播方面多支持、關照傅娟。

東莞市民都知道,東莞幾十個鎮、區,幾乎每年都舉辦各種各樣的文化活動。這幾個鎮每次搞大型文化活動,都少不了傅娟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參與和運作,幾乎東莞所有鎮搞文化活動都是這樣,這在東莞已經是常態了。有一個鎮政府的工作人員不小心說漏了嘴:“誰敢不請傅娟的文化傳播公司,人家后臺硬。一場文化活動下來,100萬元能辦好的事情,往往要多發100萬,這不是明擺著的事,鎮政府有時也很無奈。”

可見張繼雄的能量之大!能把一位小女子培養成“女強人”,并把“女強人”玩的團團轉,而“女強人”也把東莞的文化市場玩的團團轉。這樣,大把大把的撈錢就不在話下,在東莞朋友圈里,都傳聞傅娟的身價不菲,“大姐大”的名號也沒有白當。而這一切都要拜張繼雄所賜。

6、張繼雄:執迷國外某一宗教,伙同劉志庚等人陷害觀音山

自改革開放以來,東莞在改革開放中解放思想,開拓創新,“敢為天下先”,為全國塑造了“東莞模式”,也一度被譽為“世界工廠”,經濟強市。而東莞觀音山被當地民營企業家承包經營以后,經過近20年的努力建設,使昔日的一座荒山也變成了國家森林公園和國家4A旅游風景區。

在東莞一些有正義感的老干部、老黨員們說:“自從東莞觀音山開發建設,張繼雄就一直覬覦觀音山,總想和觀音山過不去,不知為什么?”

真是事出有因,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身為共產黨員的張繼雄開始信仰國外某一宗教,并受其影響而內心極端仇視佛教。隨著2000年東莞觀音山森林公園內的觀音寺重建,觀音山逐漸成為東莞乃至珠三角地區知名的佛教道場。而張繼雄出于個人偏見的心理,對東莞觀音山佛教道場的發揚光大極為忌恨并伺機打擊。

在一個經濟強市里,像東莞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這樣有發展后勁的優秀民營企業,對當地的經濟發展和城市建設都起到了極大地推動作用,更是東莞對外宣傳的一張美景名片,但是東莞觀音山的現實情況及發展推進,卻遠比人們想象的還要曲折的多,殘酷的多。

據樟木頭當地村民說:“想搞垮觀音山的不止張繼雄一人,是一大桿子人。但張繼雄是對觀音山起壞心最早的東莞官員。”

東莞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作為一家民營企業,在發展的過程中,非常渴望得到東莞市和當地政府在政策上的扶持,也渴望某些個人能夠給予力所能及的幫助。但縱觀整個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所走過的艱難之路,其特征是地方強權和地方勢力對這家民企的壓制,是東莞一些唯利是圖的官員對觀音山的覬覦,其中更甚者就是張繼雄。

東莞的張繼雄等當地政府某些領導人故意制造事端、巧取豪奪、擅用公權力、甚至不惜使用黑惡手段,千方百計要致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于死地,其行為令人發指。這些事在東莞已經是公開的、家喻戶曉的、令人痛心的。

這一切不利于觀音山發展的推手和始作俑者都與當時東莞市的一個實權者,確切地說是東莞的一個惡人有關聯,這個人就是張繼雄,東莞人,共產黨員,曾任東莞市政法委書記,分管公檢法等工作,后任市人大副主任。

據知情人私下透露,張繼雄絞盡腦汁,總想給自己創造整治觀音山的機會。2003年9月21日,觀音山公園外包的客運車出現一次小型的交通事故,當時并無人員出現重大傷亡,但當時時任東莞政法委書記的張繼雄隨后就迅速介入此事。并授意麾下的交警部門極力有意夸大該小型交通事故是一場重大的交通事故。他為了達到個人目的,肆意借題發揮,無限放大。

由于東莞政法委書記張繼雄一手策劃實施此次車禍,又被其惡意定性,因此導致觀音山上山的唯一一條通道被封、關閉長達近1年左右,幾十萬上山朝覲觀音圣像的信眾及游客,以及觀音山的員工上下山都必須被迫步行7公里的山路,往返費時要達6個多小時。

東莞觀音山森林公園為此多方反映,廣東省信訪局也向東莞市信訪局發來“粵信案【2003】6552#”批轉函件,要求東莞市相關部門給予觀音山的道路解封,但由于張繼雄等人的阻擾,一直沒有落實。觀音山森林公園仍然備受煎熬。此舉嚴重阻礙了觀音山森林公園的正常經營和發展。

隨后,東莞觀音山森林公園又向中國旅游報等媒體反映了有關情況,尋求社會力量和媒體的支持,但張繼雄把控著東莞市的公檢法等強力部門,觀音山道路解封的希望仍然遙遙無期。最后,在各方壓力下,直至2004年9月份,張繼雄才不得不同意解封。至此,東莞觀音山森林公園的道路整整被封,關閉了11個月。

2004年2月,劉志庚調入東莞市擔任市委副書記、市長。劉姓家族在東莞從此稱王稱霸、胡作非為。曾揚言“一定要滅掉觀音山”的張某雄時任東莞市委常委、市政法委書記。一個為“滅掉觀音山”網羅黨羽壯大勢力;一個為家族斂財培植親信,兩者迅速結為知己,兩股勢力得以合流。張某雄成為了劉志庚的“軍師”,為其發財貢獻出了無數的“妙計”:調整觀音山規劃,將觀音山門樓向東推移500米,騰出土地與門樓以西的5000畝左右的果園連成一片,用于房地產開發。而開發商自然是億兆地產,據相關資料顯示,億兆地產成立于2004年。大股東(80%)為廣東億兆恒基實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億兆恒基”)。劉志庚的胞妹劉小苑即是億兆恒基的股東。億兆恒基是一家以房地產開發為主業兼營酒店、環保以及資本投資的綜合性集團公司。劉姓家族早已盯上觀音山這塊風水寶地,一直都期盼霸占觀音山的那一天。

更龐大的計劃是,商定由樟木頭鎮政府以低價3000萬元強行收回觀音山的經營權,再以3000萬賣給億兆地產進行房地產開發。整個計劃可以說是“手到擒來”,可為億兆地產帶來上千億元的利潤收益。

不僅是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這些年來,凡是在東莞的民企如果想好好的生存下去,那都必須向張繼雄上貢。私下里,東莞市民憤憤不平,大家都嘲諷他是東莞的“地下市委書記”,做事很不人道,就像“蜱蟲”一樣,一旦叮咬在誰的身上,真是要人性命。

在東莞經濟發展與城市建設的過程中,還隱藏著多少像“蜱蟲”一樣的“害人蟲”?正是他們禍害了東莞城市的風氣,正是他們眼中阻礙了東莞的經濟發展。

2018年1月2號東莞時光網一則消息“東莞市見義勇為基金會理事長張繼雄在鎮領導周偉森、李惠明、丁志洪、王勇、蔡俊彬等人的陪同下,前往樟木頭醫院慰問在執行抓捕任務時負傷住院的樟木頭巡警大隊便衣隊員雷兵。”—一個退休的“地下市委書記”,數不清做過多少權錢交易的壞事,居然還成了見義勇為基金會理事長,真是有玷污“見義勇為”四個字的感覺。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東莞曾經的大貪官劉志庚已被揪出來,受到法律的制裁。然而,之前和他沆瀣一氣的貪官們都肅清了嗎?張繼雄已經“安全”退休,享受著億萬富翁的豪奢生活。然而,這些財富究竟是怎么來的?這個在人民群眾心目中的問號,究竟何時才能徹底揭秘呢?難道因為退休了,就能安然享受曾經在任時來路不明的財富嗎?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中紀委和國家監察委,頻頻祭出反腐“組合拳”,“老虎”接二連三的落馬。相信有關部門一定不會讓這樣欺凌百姓,用手中的權利攫取黑色收入的貪官一直逍遙法外的。只有將整治貪腐徹底進行,才能讓更多的企業正常經營,才能讓天更藍水更綠,才能讓老百姓過上安居樂業的好日子。

(文章來源:網友供稿)

相關文章:
新版跑狗高清玄机图,生财有道彩色印刷图库8277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