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注冊賬號需要審核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熱點社會新聞

東莞“地下市長”李滿堂刁難民企,搞垮樟木頭鎮

編輯:中國教育品牌網  發布時間:2019-4-9 9:05:43 

東莞是嶺南文明的重要發源地,中國近代史的開篇地和改革開放的先行地,廣東重要的交通樞紐和外貿口岸,曾為“廣東四小虎”之首,號稱制造業的“世界工廠”。東莞旅游資源非常豐富的城市,2015年11月25日被授予“國家森林城市”的稱號。并且,東莞有國內首家民企承包經營的國家4A旅游景區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

東莞市是廣東省歷史文化名城,嶺南古邑,名勝古跡甚多。有中外聞名的林則徐銷煙池、沙角炮臺、威遠炮臺等抗英古戰場遺址,有鴉片戰爭博物館、海戰館等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人文景觀有著名古剎觀音寺、金鰲洲塔和榴花塔、廣東四大名園之一的可園、袁崇煥故居、黃旗古廟等。自然風景有仙鵝湖、石排燕嶺、東莞植物園、清溪山水天地以及珠江口濱海秀色、稻海蕉林,荔紅荷香,旗峰勝跡等。

1、李滿堂“地下市長”綽號的由來

每一個城市都有正式的市委書記和市長,這些人中有很多時代精英,對城市發展做出了很大的貢獻。然而,也有一些官員,他們在某地混的時間太長,雖然沒有當上一把手,但是喜歡呼朋喚友、結黨營私,暗地里的影響力卻是不容小覷。甚至民間有這樣的說法:“在位的不一定說了算數,不在位的說了反而能算數”。

李滿堂就是這樣一位在東莞有“影響力”的人物。那為什么被暗指為“地下市長”呢。

李滿堂,出生于1958年12月是東莞長安人,廣東省委黨校研究生學歷。這位從部隊轉業的黨政干部,在當選東莞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之前,李滿堂曾主政東莞東部四鎮,擔任長安鎮黨委書記5年,東坑鎮黨委書記3年,橫瀝鎮黨委書記5年,樟木頭鎮黨委書記4年。2014年1月,他當選為東莞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

在東莞樟木頭鎮,李滿堂就是人們暗指的“地下市長”。他的所作所為讓東莞樟木頭鎮當地一些老百姓怨聲載道。當地一位姓蔡的老黨員氣憤地說。“都是那位被稱作東莞市的‘地下市長’李滿堂做的見不得人的事,在樟木頭當了幾年一把手,帶壞了鎮領導班子,還把樟木頭鎮搞得雞犬不寧,讓樟木頭鎮負債累累以后,又拍拍屁股走人了,卻到東莞市里當更大的官了。這個‘地下市長’真是害人不淺!”

2、客家樟木頭鎮,幾乎被“地下市長”李滿堂搞垮

在“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想法的指引下,李滿堂在官位上從來都是能撈則撈,絕不手軟。

據知情人透露,李滿堂在長安時,變賣國有資產;在東坑時,賭博猖獗;其在橫瀝時,黑社會猖獗。這些年間,其私下操作,賣出了這幾個鎮的不少的土地,中飽私囊。其中李滿堂在長安鎮任職期間,將屬于鎮政府的國有資產,當時價值3、4個億的長安大酒店,以1.1億的低價買入,李滿堂的老婆有35%的股份,其三弟及其他人有65%的股份。到2013年底,因為風聲緊,對外宣稱以0.7億元轉手賣出去了。

李滿堂為官一任,卻成為一方霸主。肥了自己,苦了地方。

2008年8月,李滿堂上任樟木頭鎮書記,2012年11月,離開時負債16億,瀕臨破產,當地官員稱不出奇。

據第一財經日報2012年11月份報紙報道“傳東莞一鎮政府,負債16億瀕臨破產,官員稱不出奇”。根據報道內容,文中提到的正是東莞樟木頭鎮,文中稱“對于日前網絡上關于樟木頭鎮政府收不抵債,負債16億元而瀕臨破產的質疑,東莞市政府辦公室,一位官員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稱“不知情”,但他表示,即便樟木頭鎮政府真的有十幾億負債,也不出奇”。李滿堂當時接受媒體采訪時解釋說:“負債問題每個鎮都會有,只是數量多少,壓力程度的差異而已,樟木頭鎮的。況屬于全市中等水平。”

據知情人透露,李滿堂在接受樟木頭鎮的時候,鎮政府財政余額是6個億,而到他離開卻是負債16個億,前后22個億的驚人差額,錢去了哪里?至今成了一個謎。更有驚人傳說,李滿堂為了怕查賬,竟然指揮辦公室主任和副主任,把鎮上十多年來的單據和賬本全部燒毀,謊稱火災,該兩人都是李滿堂從橫瀝帶到樟木頭鎮的親信。副主任現在已經離職,正主任劉東風調到樟木頭文管局當局長。而最絕的是,他2012年12月離開樟木頭,火災發生在2013年1月,時間點把握得這么好,這么處心積慮的安排就為撇清火災和自己的關系。

然而,此事一旦有調查組介入,必然會露出馬腳!同時,因為他曾當過兵,還有一個醫院護士做了他的小老婆,在香港生了兩個小孩;另外一個姓古的情人也生了一個小孩,最初在香港,后來改名回到東莞保利生態城居住。

另據知情人說,李滿堂從2009年到2012年間,在鎮里開發的商業樓盤里以極低的價格,估計是半買半送,到手了十幾間商鋪,然后每月找人去收租,每個月光收租就有十多萬的純收入。

更有驚人爆料說,2011年李滿堂在香港的豪宅里屯了整頓的黃金,并且經常從東莞到香港去享受“隱形富豪”的生活。

從李滿堂調到樟木頭鎮出任鎮委書記后,就很渴望在時任東莞市委書記劉志庚面前留下好印象,做出些突出“成績”。在幾次工作匯報中,他也聽出了書記大人對自己管轄的樟木頭鎮的觀音山興趣濃厚,于是,李滿堂投其所好,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的磨難就開始了。

3、充當劉志庚爪牙,反復刁難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

從李滿堂調到樟木頭鎮出任鎮委書記后,就很渴望在時任東莞市委書記劉志庚面前留下好印象,做出些突出“成績”。在幾次工作匯報中,他也聽出了書記大人對自己管轄的樟木頭鎮的興趣所在,于是,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的磨難就開始了。

強行收購東莞觀音山公園要從2006年說起,當時,樟木頭政府下文要求中止與觀音山的合作,時任副鎮長的羅偉倫口頭提出以3000萬元收購觀音山,并下文以“民營企業不能辦旅游景點”為由要強行收購。觀音山方面以合同期限未到,不符合合作精神為由拒絕。從此兩方便拉開了“收購與反收購”大戰的序幕。

2009年以來,樟木頭鎮委主要領導李滿堂和羅偉倫在全鎮會議上多次公開表示,要“盡快解決觀音山經營權問題”。李滿堂曾約見觀音山負責人黃淦波,提出以1億元收購觀音山,而此時公園的投入已超過3億元以上,此事后在國家林業,旅游等有關部門的介入下,觀音山這場曠日持久的收購風波才暫時平息。

2009年5月,李滿堂為了搶奪觀音山公園,強迫公園管委會負責人辭職,并承諾給管委會負責人立即授予鎮委宣傳部辦主任的職位,進行誘惑。

2010年收購風波再起,樟木頭鎮政府牽頭要求觀音山所在村委---石新村社區以“不適合合作”為由,欲通過法律途徑強行吞并觀音山,并且一直訴狀將觀音山告至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要求終止雙方合作。當地媒體曾當面采訪時任樟木頭鎮黨委書記李滿堂,李滿堂表示:樟木頭鎮政府與觀音山公園方面一直就經營權和合約問題存在司法糾紛。據相關證據顯示,1999年簽訂的50年合作開發合同,手續齊全,并無任何問題,且與樟木頭鎮政府沒有經濟關系。后來,經最高法院一紙宣判觀音山公園勝訴,給強行收購觀音山公園,畫上了永久的休止符。

在多次強行收購不成后,觀音山公園的發展,也開始處處受阻,事事受刁難,觀音山公園的發展總能遇上當地政府的強力干預,在申報國家級森林公園過程,在當地多次被拒絕,最終觀音山公園只好直接向廣東省林業局申報,后成功獲批。同時觀音山公園還曾被強制“免費”。2007年1月,東莞市人民政府辦公室下發通知,要求觀音山公園免收門票,這讓觀音山面臨關門歇業的困境,后經國家林業局等有關部門介入,才于同年5月份經東莞市政府批準恢復收費。

4、蠻橫強行收購不成,封山封路幾欲釀成大禍

2009年9月29日,第五屆中國東莞觀音山健康文化節在觀音山公園舉行。開幕式完成后,觀音山負責人陪同鎮委書記李滿堂,以及鎮委鎮政府的客人上山游覽,鎮委書記李滿堂當著樟木頭鎮副鎮長蔡獻軍等人的面對觀音山負責人說,別看你請了這么多老頭來觀音山參加活動,我才是這里的老大,這些家伙今天滾蛋后,你還得聽我的。當時在場的人都聽得目瞪口呆。

隨后,下午5點左右樟木頭黨政辦給公園來電,要求派人去取一份批復件,等公園負責人拿到文件的時候已經下午6點鐘。這是一份李滿堂批復同意執行的批復件,批復的文件為樟木頭交警大隊給鎮委鎮政府的報告,主要內容是:為了安全原因,從國慶黃金周開始,禁止一切車輛上觀音山。等公園明白過來后,鎮委鎮政府有關工作人員早已下班,而且公園此時又臨時被停了電。9月30號開始就是國慶黃金周假期,顯然這是一個危險和蠻橫的通知,為此公園管理層召開緊急會議研究對策。

會議上大家認為,國慶黃金周高峰期每天隨游客入園的車輛都有兩三千輛,游客幾萬人以上,上午8點左右,公園門樓和會展中心的停車場的400個停車位就會爆滿,后續車輛都是上山停放。一旦禁止車輛上山,又無法事先告知游客,那么蜂擁而至的游客車輛勢必堵在公園門樓前路段,并且會越聚越多,將處于前不能進,后不能退,沒地方休息吃飯,也沒辦法回家的境地。屆時對公園的投訴和不滿必將爆發,而公園也無力平息游客的不滿。在此情況下,一旦有人帶頭暗中搗亂,比如放火燒山、破壞公園財產、打砸槍游客車輛或毆打游客等等,那么波及數萬人的大規模騷亂有可能一觸即發。如果出現騷亂,樟木頭鎮委鎮政府和當地有關部門可宣布,觀音山公園罔顧游客安全,發生游客受傷和騷亂等重大旅游安全事故,將觀音山負責人也可能在騷亂中被打死,觀音山公園由政府收回。會議研究至此,決定將這些分析和可能造成的后果,發短信告訴鎮委書記李滿堂,及樟木頭鎮有關分管領導,參加健康文化節的嘉賓,也通過各種渠道向中央,廣東省委部門領導反映有關情況。在有關部門和領導的過問下,樟木頭鎮委鎮政府才被迫取消封路決定,避免了一場重大災難的發生。

事后,有知情的當地人調侃:“李滿堂雖說只是鎮委書記,其發號施令的權利和張牙舞爪的陣勢卻超過市長。李滿堂的‘地下市長’名號因此也在東莞坊間傳開。

5、李滿堂主政樟木頭,蔡家兄弟幫場子,關系密切不一般

樟木頭當地的老百姓不無惋惜地說:“今日的樟木頭,除了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還是生機勃勃、欣欣向榮以外,其他的都已經風光不在了。你看樟木頭街頭現在冷冷清清的,人都逃離的差不多了。”

也有人說:曾經的“香港后花園”,樟木頭昨日的繁榮,今天也已經不復存在了。其光環的滑落與東莞“地下市長”李滿堂主政樟木頭幾年有關聯,而他和樟木頭鎮的蔡家兄弟關系密切。李滿堂罩著蔡家兄弟,而他們也對李滿堂是言聽計從,受其差遣。

樟木頭鎮政府的蔡家“三魔頭”,大家應該是都有所聞。有的村民憤恨地說:“老蔡家是樟木頭鎮的一大姓,其家族的勢力很大,弱小的外姓人家根本不敢招惹老蔡家,太霸道。”

另一位村民說:“老蔡家還不是仗著在鎮政府里當官做事的人多!人家都怕蔡家‘三魔頭’。這些都是惡人,旁人很怕怕呀!”

“蔡家的第一個“魔頭”叫蔡偉明,人們叫他的綽號是“笑面虎”,還有人暗地里叫他是樟木頭鎮的“地下組織部長”,長期掌控著樟木頭鎮政府的人事安排和大小事。蔡偉明的老婆叫張秀英,有人叫那個女的是“獨眼龍”。蔡偉明是個“裸官”加貪官,聽說他的“獨眼龍”老婆打著蔡偉明的旗號,明目張膽的大小都撈,撈了很多錢,還把存款都轉移到國外。兩口子是一對惡人,人見人恨。

蔡家的二號“魔頭”叫蔡傳勝,當過樟木頭鎮的鎮委委員。蔡傳勝這個人生來就詭計多端,老謀深算,人人都對他提防著,深怕被他冷不丁的咬一口。蔡傳勝還是劉志庚的“小馬仔”,是李滿堂手下的“大馬仔”和得力干將,壞事做盡,讓當地老百姓恨得咬牙切齒。

蔡家的第三號“魔頭”叫蔡樹生,別看他只是個村官,年齡也不大,但上躥下跳的能力卻不能小覷,害人不淺的事也不少做。在石新社區,他是一手遮天,是劉志庚、李滿堂一伙搶奪觀音山的“急先鋒”,處處沖鋒陷陣,他就是一個十足的“村霸”,村民們都敢怒不敢言,任由他去禍害。

私下里,當地老百姓有的明白,有的卻搞不明白蔡家的“三魔頭”為什么與劉志庚、李滿堂一伙打得火熱?

明白的人心里都清楚,李滿堂是劉志庚的得意力干將,李滿堂在樟木頭做“一把手”,自然要籠絡一幫惟命是從,鞍前馬后的馬仔,好一起升官發財,共謀私利。

當地老百姓對蔡家的“三魔頭”與李滿堂一起,搶奪觀音山的前前后后都了如指掌。如“三項工程”違法違規強行穿越觀音山,有蔡家“三魔頭”的一份功勞。觀音山好好經營,不招惹他們,他們卻受巨大利益的驅使,千方百計的禍害觀音山,想讓這一片生態山林成為他們賺錢的地方。

有人說蔡家“三魔頭”是吃鍋里拉鍋里的人。大事做不來,“窩里斗”倒是生龍活虎的。好端端的家鄉樟木頭,硬是活生生的被他們自己糟蹋的不成樣子,現在樟木頭鎮的經濟倒退,人才流失,道路擁堵,干群關系緊張,而樟木頭鎮政府每年的公款吃喝,請客送禮就高達1000萬元等等。

6、受李滿堂唆使,樟木頭鎮個別領導成了刁難觀音山公園的急先鋒

李滿堂在樟木頭鎮當一把手幾年,把經濟搞得一蹶不振,侵害的是老百姓的利益,損毀的是國家的利益,老百姓對他心生怨恨,但被他帶壞的個別領導干部卻撈到不少好處。

當地老百姓心里清楚,在發難觀音山、搶奪觀音山的那幾年,李滿堂是劉志庚的大馬仔,第一干將。而樟木頭的鎮人大主任蔡全勝、陳卓林、蔡偉森等是受李滿堂直接指揮的團隊主要成員。他們勾結沆瀣一氣,給觀音山下套、挖坑是出了名的,他們之間的利益鏈條是一環套一環,環環相扣,外人水都潑不進去。

凡是熟悉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的人都知道,該公園是中國首家民營國家森林公園,是東莞唯一一個國家級森林公園。

近年來,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通過打拼,又先后榮獲“中國十佳休閑景區”、“中國最佳旅游目的地”、“國家4A風景區”等稱號。經過20年的不斷建設,觀音山更是發展成了一座大型綜合性生態旅游景區。其獨有的特色和魅力,吸引了國內乃至國外的游人前來觀光旅游,為當地經濟發展注入了活力,也為當地的森林旅游發展樹立了榜樣。

據當地老百姓講:那時候,他們發現樟木頭鎮出現一些怪現象,一些急需解決的教育、治安、交通等民生問題不去解決,極力收回觀音山當地政府卻擺在了重要議事日程上,且迫不及待,馬不停蹄,損招一環套一環,都想致觀音山于死地。

據當地一位有正義感的開明人士說道:“這些年,當地鎮政府三番五次的欺壓觀音山,幾乎讓公園沒有喘息的機會,公園幾百口人要吃要喝,要一刻不停的向前發展,才能生存下去。然而,樟木頭鎮政府卻故意掐公園的脖子,掐住其發展的命脈,這是為何?”連普通老百姓對樟木頭鎮政府的不恥行為就看在眼里,恨在心里。

據了解,2016年,觀音山公園一輛觀光車在下山的時候,剎車失靈,出了一點意外,有一位游客擅自跳車被擦破了一點皮,只是皮外輕微傷而已。

但此事被樟木頭鎮政府知道了,政府有一位干部叫陳卓林,卻上躥下跳起來,叫囂著非要借此事找觀音山公園的麻煩,還執意要關停觀音山公園,前前后后糾纏鬧了很長時間,給觀音山公園造成了很大的經濟損失。

當有媒體報道觀音山公園內存在違建別墅和豪華墳墓的事情后,樟木頭鎮政府主要領導周偉森卻責成觀音山事前不向政府通報,并聲言要整治觀音山。

還有讓觀音山人沒齒難忘的是,近幾年內樟木頭鎮供電局在炎熱的夏天卻對公園無故停電40多天。

這還不夠,樟木頭鎮委委員黃育輝帶隊強行到公園山頂水庫“感恩湖”將約一萬立方米的水放掉,不準公園使用該水庫,公園停水,數百名員工和山上18位和尚無水用近幾個月時間。

樟木頭鎮羅偉倫帶領鎮黨委委員蔡偉明、蔡傳勝等人對公園進行強勢圍剿,恐嚇公園員工,指揮黑車和無業人員圍攻公園,尋事搗亂,鼓動無證商販在公園外道路擺賣香燭等違法行為。

更有甚者,在一些媒體上,看到樟木頭鎮政府忽悠當地民營企業的事,也讓網友們無比氣憤。

2018年3月20日上午,樟木頭鎮政府組織召開全域旅游工作會議。地處該鎮的國家4A級景區,當地旅游行業的龍頭——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本應成為本次會議參會的重要企業之一,本該是座上賓的身份。會前接到通知參會的觀音山負責人已經到會議室門口了,卻不允許參會,在會議室門口被拒之入內,當地鎮政府的怪異行為無不令人憎恨。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不斷深化對反腐敗斗爭規律的認識,全面從嚴治黨成效卓著,反腐敗斗爭壓倒性態勢,已經形成并鞏固發展。領導干部只要觸犯了黨紀國法,就永遠沒有“保險箱”。眼下,不少地方正開展案件線索大起底,大排查工作,深挖各類問題線索,減少腐敗存量,揪出了不少蛀蟲,甚至包括一些退休的領導干部。一旦違規越界,觸犯黨紀國法,任何人都難逃法律制裁。

同時中紀委和國家監察委,頻頻祭出反腐“組合拳”,“老虎”接二連三的落馬。各級紀檢監察機關也布下天羅地網,懲治發生在老百姓身邊的腐敗,對反腐敗抱有幻想者的貪官該醒醒了,幻想無論早晚終將破滅。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正義也許會遲到,但它從來不會缺席。相信那些欺凌百姓,用手中的權利攫取黑色收入的貪官一定不會永遠逍遙法外的。期待政府繼續出重拳打擊貪腐,實現百姓心中“滿堂壞蛋垮臺 萬眾樂滿堂”的愿望。(文章來源:網友供稿)

 

中國教育品牌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教育品牌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果發現本站有涉嫌抄襲的內容,歡迎發送郵件至2424125586@qq.com舉報,并提供相關證據,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
 

相關文章:
新版跑狗高清玄机图,生财有道彩色印刷图库8277co